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梦回黄岛  

2017-08-02 16:05: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回黄岛

 

魏纯明

2014-12-8

 

梦回黄岛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我从黄河河畔来到黄海海滨,

              从河流飞到了海洋。

              ……

不学那燕雀在房檐下彷徨,

要学那鲲鹏在海天间翱翔!

这是我刚到黄岛时写的诗歌《黄河·黄海》中的开头结尾。

2001年,我从千里之遥的黄河河畔来到黄海边上的黄岛,大海像一个久违的老友,伸开了热烈的臂膀,给我拥抱。老旧与陈腐、废弃与杂乱,必然与黄岛的气质产业冲突,谁先自觉地发现这些冲突并力求改变它,谁就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风,悠悠地或潇潇地拥抱冬季。一些雪片似有似无地洒落下来。离开十多年了,我又经常梦到它。对于黄岛,人们的印象并不深。与黄岛一箭之地的青岛,声名响亮。也许,前者的名头遮掩了后者的光华。黄岛区因地处黄岛而得名。据《胶澳志》载,黄岛亦名“齐伯山”,“齐伯山岛”。春秋战国时期属齐国,为齐国某一侯之封地。又据《增修胶志》载:“黄岛在黄庵北,有岛之名,实为平冈。潮来则四面皆水,潮落则徒步可入。其北可暂尔避风,不可久泊《卫志》称间汛。”“渭子口之北为少海,海中有岛为黄岛。”“潮汐薄岸,地极泻卤。”可知,黄岛之所以得名,一是位于黄岛庵山之北,一是因为四面环海,土层薄而含卤高,土石皆呈黄色,以颜色命名,以别于东岸之青岛。

金沙碧水有冷暖,黄岛绿韵无暑寒。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95年前的青年节,是事关青岛主权的“五四运动”;30年前的青年节,一个叫“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词汇,经由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的《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进入青岛人视野,如同“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喷薄而出,深远地改变了这座城市的面貌。南隧北桥,结束了青黄不接的历史。2011630,欣闻青岛胶州湾大桥正式通车,次韵柳永《望海潮》:

胶东形胜,齐鲁龙头,青岛百年繁华。碧海蓝天,青山绿树,参差白墙红瓦。崂顶看彩霞。惊涛卷霜雪,山海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小康家。    南隧北桥可嘉。长虹卧碧波,吟赏浪花。海风习习,白帆点点,嬉嬉钓叟海娃。龙腾海与崖。沧海舞玉带,画描诗夸。更有海底隧道,到龙宫喝茶。

我在黄岛五年,对它很有感情。黄岛永远都有那么一种海的味道。有了这种味道,就让人有了一种如家的感觉。这里的饮食美味也颇对我的胃口。海边城市最常见的是海鲜,面对叫不上名字的奇形怪状海货,你会有点犯晕。据说,黄岛的蚧子或蛤蜊最为有名,源于黄海的特殊地理长成,不用佐料,鲜味馋人,满口余香。黄岛有名的是海鲜一条街,那里市井风情浓厚,海味当时当季。门面林立,三五一伙,在此吃喝也许讲究的是一个过程,或者,那热闹而有点杂乱的海鲜大排档,诠释的是市井文化,以及海鲜这个词语的真正内涵。   

离开黄岛十多年了,很想黄岛!黄岛的风光固然充满魅力,但我觉得更为精彩的还是黄岛的人。

我只身到黄岛教书。先是在东方外国语学院,住在学校为我们租的房子里。在金沙滩边上,早晚都能听到海浪的声音。离开东方,到了海龙学院。先是一直住在学校。后来,学生多,自己就出来租房子了。

第一次住在学院南边,与学院一墙之隔的老臧的园里。那是我的“桃源书斋”。那是个桃园。二三十棵桃树可以称为林,那么这里要说的,正是这样一个桃林。院内遍植桃花,缤纷馥郁。虽然开始在找房时以为我的房东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可经过接触和交往后才发现老臧是个性格开朗的人。看得出,房东家境还行,属于不愁吃喝类型的。就这样我就在这个院子里住了下来。从学院搬了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这些家具之所以成为必要,是因为在这里我要学习。我自己写了一副对联:“桃林桃花,桃之夭夭,世外桃源;人来人往,人才翩翩,天上人间。”老臧对我很关心,做了好饭,经常叫我一起吃。我带瓶好酒。相处的很好。因为自古以东为上为大,所以东房就是上房,中国的老式房屋组成一般都是一座向南朝向的主屋,主屋的前面两侧再造东西向的厢房,主屋的东首房间就是上房,而上房定是主人或家中最权威的人的住房,上房连晚辈和下人都不能住,就更不要说是出租给外人住了,所谓的房东就是住在东首上房的人,也就是主人的意思。 不过,老臧住南边的的房子,我住的是东边的房子。

几年后,学院搬到香江路上,我就离开了我的“桃源书斋”,有搬进了我的“项脊轩”。我在里学院不远的红卫村租到了一间平屋,是南屋,它使我想起了归有光的项脊轩。屋里仅仅一丈见方,只可容纳一个人居住。这是已有几十年的老屋子。屋子朝北,不能照到阳光,天一过中午就已经昏暗。有一个学生来看我,看到这种情况,竟然哭了。口占一绝《述怀》,宽慰学生:“山色悦目晨赏画,涛声入耳夜读书。平生修得随缘性,粗茶淡饭也知足。”书架上摆满了我的书,我安居室内,吟诵诗文。十五的夜晚,明月高悬,照亮半截墙壁,门前梧桐树的影子交杂错落,微风吹来,叶影摇动,很是可爱。我只身来滨海,与房东相遇,在此上演着与房东的友谊之旅。我的新房东是个少妇,她甜美,正派,贤淑。房东小薛一家三口,也对我很关心,我们相处的也很好。由于一些原因,我要离开青岛了。这天周六,房东和我聊天,当我把要搬走的消息告诉给她时,她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抹起了眼泪,虽然口头上说“以后没事常回来看看”之类的话,可话语中明显带着哭腔。或许这就是房东和房客之间的另外一种真实的情感流露吧。

我有些羡慕黄岛人,他们拥有美丽的海。这些显现着黄岛人的生活品位与时代意义。随着时间的摇落,黄岛的影子会模糊,但它的名字,不会在岁月的记忆里遗忘。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4/2014-12-10/123462.shtml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4/2014-12-09/123330.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