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唤醒初心(金台随感) 肖克凡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22日 12 版)  起初参加采风活动,我总是处于兴奋状态。逢山赞叹,遇水惊奇,畅快地阅读大千世界,尤其遇到新鲜事物,很受启发。久而久之,积累了几分阅历,内心有了浓缩版小千世界,便不那么敏感了。不过,前不久的一次采风,还是让我有了不小的感触。   那是“作家阅读纳溪”采风活动。我随团走进四川泸州白节镇大旺竹海。远望满山竹林,自己瞬时为浩瀚无边的绿色所淹没,心生游动之感,见竹如海,欣喜非凡。   走出大旺竹海,来到白节镇参加诗社揭牌仪  

2017-07-23 16:35:22|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唤醒初心(金台随感)

肖克凡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22日   12 版)

  起初参加采风活动,我总是处于兴奋状态。逢山赞叹,遇水惊奇,畅快地阅读大千世界,尤其遇到新鲜事物,很受启发。久而久之,积累了几分阅历,内心有了浓缩版小千世界,便不那么敏感了。不过,前不久的一次采风,还是让我有了不小的感触。

  那是“作家阅读纳溪”采风活动。我随团走进四川泸州白节镇大旺竹海。远望满山竹林,自己瞬时为浩瀚无边的绿色所淹没,心生游动之感,见竹如海,欣喜非凡。

  走出大旺竹海,来到白节镇参加诗社揭牌仪式。

  小雨天气,公路穿镇而过。诗社是间店面,近临公路,不过二十平方米的面积。这样交通便捷的位置,乡间通常设为棋牌室,不断响起哗哗的麻将洗牌声。然而,这里是即将揭牌的诗社。

  人们临街而聚,有撑开的花伞,有透明的雨披,诗社门前站着来自各方的代表:“镇政府”“区文联”“村委会”……举着标志牌站在细雨里,表情庄重好似运动员等待入场。

  这间诗社门前高悬一红绸横幅:“山翁诗社揭牌仪式”。三位山民模样的老汉垂手而立,表情稍显拘谨。

  女镇长介绍他们就是山翁诗社的主要诗人。我颇感意外。平素见惯各类城市诗人,举止谈吐极具职业特征。此时山翁诗人的形象,颠覆了我固有的“思维定势”。

  饱经风霜的面容,略显灰白的头发,太阳晒出的肤色,不高的身量,单薄的体态,年近六旬的外貌,微笑不擅言辞……倘若田垄间邂逅三位山翁,我断然不会识以诗人的。

  这就是紧接地气的诗人形象:平日里种田,砍柴,挑粪,打猪草……他们首先是田间劳作的山翁,然后是诗人。

  山翁诗社的揭牌仪式,简洁而不失隆重。红绸揭下,燃响鞭炮,充满民间常见的喜庆色彩。这令人想起《诗经》,想起古风,想起民歌民谣,那些留存于中国文学史殿堂的长句短章,原本就野生于民间土壤,至今长青不萎,生机勃勃。

  张文全,龙中枢,王尚贤,这三位山翁诗社的代表人物,都是本镇地地道道农民,已然创作诗词数百篇。他们的诗词作品,内容讴歌家乡,感情真切热烈。

  “名山翠竹染轻烟,泉出东村挂秀帘。险道危岩惊绝壁,奇峰断谷悸深渊。”翠竹、清泉,危岩、断谷,一派秀美的自然风光在诗中清晰显现。

  “蜀南胜地高峰村,异景奇观天下闻。古镇繁荣创新意,仙乡独秀醉游人。”对家乡美景的热爱,对古镇发展的期许,于情真意切的字里行间流淌出来。

  还有“云溪平,白节秀,大旺竹海,美不胜收……”文字平实,情感真挚。读过这些会发现,这是真正的农民诗作。

  在这间充满中华诗词的山翁诗社里,我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力量悄然生长着,不哗不躁,不追名不逐利,显示出安贫乐道的气质。同时,也让我想起那个极其家常的词语:日子。

  农忙时节,他们躬身劳作于田间,不论冬夏。农闲时节,他们含饴弄孙,尽享天伦。然而,伴随他们寻常生活的还有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陆游、辛弃疾,还有数不胜数的中国诗人。他们双脚沾满泥巴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并不亚于走向文学圣殿。

  或许,他们也怀有些许名利思想,然而那名,是因文学而赢得的民间尊重;那利,是因文学而赢得的康健身心。三位山翁诗人引发我的反思:只有卸下名利思想的包袱,方可不忘初心,力求文学写作的纯净。

  山翁诗社墙壁挂有“山翁诗社管理制度”,有“办社原则”“社员权利”“社员义务”,很是正规。看来活跃在村落乡间的农民诗词作者,已然是一个群体,这三位山翁只是他们的代表而已。山翁诗社的文学活动,也绝非装饰场面的应景行为,一年四季的农业劳作,就是他们的日子。这日子,本身就是他们的文学生活。

  根植于乡间的深厚土壤,山翁诗社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文学焦虑。他们的文学之心如同满山青竹,该出笋时破土出笋,该拔节时挺身拔节,于守正出新之中,迎着阳光生长。三位山翁联合印行的诗集《山农诗苑》,宛若盛开的山野小花,散发着朴素的芬芳。

  大地母亲蕴含着滋养文学灵魂的力量。置身山翁诗社天地里,我似乎悟出此行的意义:插在花瓶里的鲜花不会长久芬芳,雨后春笋正因根植大地才会蓬勃生长。大地孕育万物,当然包括文学。

  这就是山翁诗社里的中国农民诗人对我的初心唤醒,在那山间的细雨里。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