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汤沐海 演绎直击内心的音符(知识分子风采) 本报记者 丁雅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8日 04 版)   6月6日晚,纪念李德伦先生诞辰100周年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第一个出场的指挥家就是汤沐海(见图。资料照片)。当汤沐海举起手中的指挥棒,当《大地安魂曲》第一乐章响起,那种深切的缅怀、对生死的领悟便缓缓流出,如泣如诉。   音乐会结束,记者见到了享有“国际华人指挥大师”“唯一获得格莱美奖的华人指挥家”等诸多盛誉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汤沐海。一场指  

2017-06-08 09:03:30|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古典音乐增添东方魅力

汤沐海 演绎直击内心的音符(知识分子风采)

本报记者 丁雅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8日   04 版)
为古典音乐增添东方魅力 汤沐海 演绎直击内心的音符(知识分子风采) 本报记者 丁雅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8日   04 版)        6月6日晚,纪念李德伦先生诞辰100周年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第一个出场的指挥家就是汤沐海(见图。资料照片)。当汤沐海举起手中的指挥棒,当《大地安魂曲》第一乐章响起,那种深切的缅怀、对生死的领悟便缓缓流出,如泣如诉。    音乐会结束,记者见到了享有“国际华人指挥大师”“唯一获得格莱美奖的华人指挥家”等诸多盛誉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汤沐海。一场指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6月6日晚,纪念李德伦先生诞辰100周年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第一个出场的指挥家就是汤沐海(见图。资料照片)。当汤沐海举起手中的指挥棒,当《大地安魂曲》第一乐章响起,那种深切的缅怀、对生死的领悟便缓缓流出,如泣如诉。

  音乐会结束,记者见到了享有“国际华人指挥大师”“唯一获得格莱美奖的华人指挥家”等诸多盛誉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汤沐海。一场指挥下来,他的脸上还挂着细密的汗珠。“每一次音乐会都让我感到酣畅淋漓。”汤沐海说,“尤其是在演出结束转身致谢那一瞬间,当我看到观众眼中的光芒,我就觉得一切都是享受,一切都值得。”

  “我已将自己的血和肉融在音符之中”

  汤沐海出生于一个艺术之家,父亲汤晓丹是知名导演,拍过《渡江侦察记》《南征北战》《红日》等,母亲蓝为洁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剪辑师,被称为“中国一把刀”。浓厚的家庭艺术氛围,让童年的汤沐海自然而然地接触并喜欢上了音乐,但真正让他认识到音乐是自己毕生追求的,却是生活的重创。

  “文革”开始后,汤沐海从新疆军区复员到上海,成了一名工人。“那个时候,我唯一心愿是能有架手风琴。”汤沐海回忆道,“为了这架手风琴,我母亲省吃俭用,每天只花一分钱买菜汤喝,最后终于攒下300元,又向别人借了200元,这才托人买回来一架当时最好的天津产的鹦鹉牌手风琴。”

  “艺术之所以有着直击心灵的震撼,之所以给人以精神上的引领,往往因为他们诞生于苦难。”汤沐海说,“那些艰难岁月的锤炼,也给了我今天站在指挥台上的底气。别人常说我的指挥风格冲动、激情,可能这正是我对音乐最真实的感受。”

  的确,舞台上的汤沐海总是激情四射、极富感染力。他手中的指挥棒似乎有一种魔力,能牵引住场上的每一件乐器,让他们挥洒出各自的音符,形成完美的和声。

  “演奏是演奏者与作曲家心灵深处的对话,只有实现灵魂上的交流,才能找到最好的诠释方式。”汤沐海说,“我已将自己的血和肉融在音符之中,无论是指挥贝多芬、马勒、柴可夫斯基的作品,还是中国的民族音乐,我都希望自己像一个拳击手,攒着一股劲,突然挥一记重拳,直击观众的内心。”

  “中国文化让我在海外占据优势”

  在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读大师班,传奇般地成为世界著名指挥大师卡拉扬的弟子,并受邀指挥柏林爱乐乐团,后来又成了伯恩斯坦的助理,参加了小泽征尔的大师班……汤沐海的指挥生涯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世界交响乐的巅峰上。

  回忆起出国留学的经历,汤沐海感慨万分:“那是小泽征尔第一次来中国演出,我看完之后,当即给当时的文化部部长写了一封长信。我非常诚恳地告诉他,我们中国的交响乐一定能赶上西方国家,但需要给我们一些机会,让我们去国外取取经。”

  这封信很快得到了回复。1979年,汤沐海踏上留学德国的旅程,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艺术留学生。汤沐海说:“到了德国,才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毕竟西方古典音乐有着几百年的历史积淀。而当时我已经30岁了,深感时不我待,所以那时候,我的裤兜里总是装着袖珍总谱,哪怕等电车时也要拿出来读一读。”

  如今的汤沐海已是享誉世界的国际华人指挥大师,2015年他在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指挥新版制作的罗西尼歌剧《奥赛罗》,演出7场,成为自斯卡拉歌剧院建院237年以来首位在此亮相指挥歌剧的中国指挥家。

  “事实上,祖国的传统文化给了我无法替代的营养,也因此让我在海外占据优势。”汤沐海说:“中国文化细腻的韵味和内涵,常常会在某一瞬间启迪我,让我在演绎音乐时展现出独到的风格。我越来越觉得,把中国人对音乐的感受带到西方古典音乐中,往往会产生很好的效果。”

  作为一个世界级的中国音乐家,汤沐海会认真地思考中西音乐的融通问题。“西方古典音乐固然是个伟大的宝库,但东方传统的加入,一定会大大增加它的魅力。”汤沐海表示,“作为一个音乐人,我觉得自己有更大的责任去弘扬我们的文化,把中国音乐的元素播洒到世界各地。”

  “心心念念的还是中国乐团”

  从1982年卡拉扬邀请汤沐海指挥柏林爱乐乐团后,与汤沐海合作的不乏像伦敦爱乐乐团、巴黎管弦乐团、法国国家交响乐团这样的世界著名乐团。然而,这位指挥大师却一直心系祖国的交响乐事业。

  2009年任上海爱乐乐团艺术总监,2012年组建天津歌剧院并担任艺术总监,2017年任哈尔滨交响乐团艺术总监……如今,年近古稀的汤沐海更多地出现在国内舞台上。“我心心念念的还是中国乐团的成长。”汤沐海说,“我希望把自己的黄金时间交给祖国,用自己的人生阅历和音乐经验,提升国内交响乐团的水平。”

  从指挥世界一流交响乐团到国内的普通交响乐团,会有心理上的落差吗?对这样的问题,汤沐海说:“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所谓的‘一流’‘二流’的概念。无论什么乐团,最重要的就是真诚、用心地去演奏。一个乐团要想成为世界顶尖,都必须有长远的目标,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没有捷径可走。”

  汤沐海的努力已经见了成效。如今,天津交响乐团跻身国内一流乐团,天津也一跃成为中国交响乐一线城市。汤沐海举例说:“我们之前在天津大剧院上演了两次《黄河大合唱》,到第二次演出的时候,观众对作品明显熟悉了很多,到《保卫黄河》一段时,观众们纷纷加入合唱,令我非常感动。”

  虽然欧洲的音乐环境很好,但汤沐海还是决定让女儿在国内成长。“一方面是因为我目前在国内的工作比较多,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女儿在一起;另一方面,我希望她能融入中国的文化环境,而不是一个长着中国面孔的西方人。如果中国传统在我这里没有传承下去,我会觉得特别遗憾。”汤沐海说。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