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演员的魅力活在角色里 本报记者 任姗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22日 24 版)   第二十三届上海电视节刚刚落幕,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扮演“骆玉珠”的殷桃摘得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扮演“陈江河”的张译摘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同一部剧双获最佳,可谓相得益彰。   作为一部年代戏, 《鸡毛飞上天》讲述了当代义乌商人的故事,时间跨度接近40年。由张译扮演的陈江河和由殷桃扮演的骆玉珠相识于微时,却总被命运捉弄,他们在彼此的人生里错过了7年,最终走到  

2017-06-22 09:13:32|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员殷桃讲述《鸡毛飞上天》:

演员的魅力活在角色里

本报记者 任姗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22日   24 版)
演员殷桃讲述《鸡毛飞上天》: 演员的魅力活在角色里 本报记者 任姗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22日   24 版)        第二十三届上海电视节刚刚落幕,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扮演“骆玉珠”的殷桃摘得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扮演“陈江河”的张译摘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同一部剧双获最佳,可谓相得益彰。    作为一部年代戏, 《鸡毛飞上天》讲述了当代义乌商人的故事,时间跨度接近40年。由张译扮演的陈江河和由殷桃扮演的骆玉珠相识于微时,却总被命运捉弄,他们在彼此的人生里错过了7年,最终走到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第二十三届上海电视节刚刚落幕,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扮演“骆玉珠”的殷桃摘得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扮演“陈江河”的张译摘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同一部剧双获最佳,可谓相得益彰。

  作为一部年代戏, 《鸡毛飞上天》讲述了当代义乌商人的故事,时间跨度接近40年。由张译扮演的陈江河和由殷桃扮演的骆玉珠相识于微时,却总被命运捉弄,他们在彼此的人生里错过了7年,最终走到了一起。从鸡毛换糖到闯荡商场,从你侬我侬的小情侣到围城中相对无言的老夫老妻,张译和殷桃演活了一对真实又讨喜的中国式夫妻。

  “我特别喜欢骆玉珠。她生命力极旺盛,拿得起放得下。她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女人,她永远往前看,大踏步地往前走。她有生活的智慧,她有自己的底线。” 说起骆玉珠,殷桃大大的眼睛光芒闪闪。

  为找到骆玉珠的感觉,殷桃采访过人物的原型,也是一位女企业家。一开始对方聊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面,殷桃觉得没意思。建立信任感之后,她们开始聊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聊公司即将崩盘,整个人从头到脚,连手指尖都发麻的感觉。殷桃要找的,就是这不为人知的角落。

  骆玉珠从小姑娘变成骆总是殷桃表演中最纠结的阶段。剧情发展到2005年,40多岁的陈江河和骆玉珠生意做大了,从小院子也搬进了大别墅。那场戏开拍前,妆已经化好,殷桃突然觉着“找不着北”。她拉过张译来商量:这个阶段不能再像新婚时候了,老夫老妻的生活应该更多是琐碎和日常。她决定让骆玉珠不再爱笑,要有现实的粗粝感。张译提醒她:你这样,挺冒险的。

  “我知道怎么演骆玉珠会更可爱,观众也会喜欢。但真实的人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讨人喜欢的,我更愿意骆玉珠活在真实的人生里。”对于表演,殷桃有自己的坚持。

  我们大都经历过青春的幻灭,才最终长大成人。殷桃与骆玉珠的相逢,也是幻灭之后的重逢。因为有过失落、失望、彷徨,她们才可能牢牢地抓住彼此。也许,这就是命运的规划。

  在《鸡毛飞上天》之前,殷桃有两年时间淡出荧屏。“那段时间里,我突然不会演戏了!一次,遇到一个合作过的非常好的演员,聊天中说道:现在谁还跟你聊戏呀,你聊戏,对方会觉得你是傻子。还有一次,一个娱乐节目邀请我参加,我觉得不适合就拒绝了。编导说:你是个演员,还有什么放不开?我的回答是:真来不了,演员的放开,我不希望是在这上面!”

  “演艺圈是个名利场,何去何从?关键在自己,在得失二字。”

  于是,她退了一步。第一届乌镇戏剧节,她遇见了国家话剧院导演田沁鑫。田导对她发出邀请,“明年就是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了,我想做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话剧,你想不想来?”两人一拍即合。两年里,《罗密欧与朱丽叶》全国巡演,饰演朱丽叶的殷桃玩的不是票儿,而是心跳。“那段日子挺有意思的,跟影视比起来戏剧人很清贫,但他们快乐,纯粹得不能再纯粹。”

  “很多人跟我说,你要适应,社会是发展的。有一段时间,整个产业产出和个体收入上可能是发展的,大家演一部戏挣到更多的钱,但从这个职业本身来讲可能是倒退的。随便拍拍,拿钱走人,不少人变成了做行活。让人心凉!文化艺术还是精神食粮来的,天天吃快餐,人会变傻,是不是?”

  殷桃说,演员本来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职业。“只要我还在做演员就要尊重我自己。如果自己都不拿自己当回事,把词儿一念,拿钱,赶快拍下一个,混日子就没什么劲了。没有敬畏心,任何行业都做不长的。”

  “演员把观众当傻子,观众也会把演员当傻子,彼此不信任,相互看不上,那就完蛋了。演员离开观众是啥?啥都不是。”

  其实这不是殷桃第一次获得白玉兰奖。2003年她在学校的毕业大剧《我在天堂等你》中担任主演,就获得了第十五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女主角奖,因为在这出话剧中的表演还获得了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和第八届曹禺戏剧奖优秀表演奖。

  在很多人把“出名要趁早”奉为人生圭臬的这个时代,殷桃的起点是令人羡慕的,她一出道就接连拍了《历史的天空》《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部部叫好又叫座,拿奖也拿了非常多,但她却时时惶恐于这些荣誉,她不想被各种奖项淹没了自己。

  “做演员,经常会处在做选择的境地里。这个剧本一般,但片酬给得高,另一个片酬低但剧本好,你要选哪一个?拍戏其实是很苦的事情,人总得有所图吧。”

  “如果你还把自己的价值停留在一张皮囊上,我觉得太可笑了。活在角色里的演员,魅力才是永恒的。巩俐、张曼玉、刘嘉玲,今天的观众依然记得她们,是因为她们创作过很多优秀的作品。等我老了,再回看《鸡毛飞上天》,我会为自己高兴的。”她的语气里满是自信。

  演员似乎是一份被命运规划的职业。只不过,有的人在大红大紫中迷失了方向,有的人则在大起大落中学会了笃定和坚持。他们把自己变成角色,也把角色变成了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