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回东关桥 朱谷忠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2日 24 版)   闽南永春,古称“桃源”,素有“万紫千红花不谢,冬暖夏凉四序春”之美誉,不管什么季节,人到此地,都能捡到赏心悦目的诗句。   数年前,我到过永春古来驰名的东关桥。时值仲夏,当地友人,在桥中摆一小桌,用携来的山泉茶水,相饮笑谈。随之,听他们介绍,说东关桥又名通仙桥,始建于南宋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是福建罕见的长廊屋盖梁式桥。我一听,顿时肃然起敬,于是起身,边走边看,方知自宋开宝以后,永春便与泉  

2017-06-12 20:15:51|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回东关桥

朱谷忠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2日   24 版)

  闽南永春,古称“桃源”,素有“万紫千红花不谢,冬暖夏凉四序春”之美誉,不管什么季节,人到此地,都能捡到赏心悦目的诗句。

  数年前,我到过永春古来驰名的东关桥。时值仲夏,当地友人,在桥中摆一小桌,用携来的山泉茶水,相饮笑谈。随之,听他们介绍,说东关桥又名通仙桥,始建于南宋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是福建罕见的长廊屋盖梁式桥。我一听,顿时肃然起敬,于是起身,边走边看,方知自宋开宝以后,永春便与泉州互通舟楫,东关桥成了南来北往的官人、商贩、学子和普通民众的必经之地。而东关桥下,水面宽绰,利于船只停泊。道光年间,桥两头还有许多客栈、店铺、酒肆,人来人往,甚是热闹。听着听着,我不禁问道:现在还能找到泊船的遗址吗?友人说:据说桥的周边有两三处,沧桑变化,现在是看不到了,不过老一辈船工记得,民国时还有船只在桥边候着,船工安详地坐在船头,或轻声招呼路人,或等人前来借问,温润的闽南音渗透出的诚挚与热情,让人感觉有暖暖的水波轻叩你的心弦……此后,一直到公路修通之前,东关桥依然是当时周围三个县通往泉州的交通要道。我一边听,一边注视着桥屋里的诗词、楹联,由于时间剥蚀,一些字迹已经磨损,伫立默思,一种盛衰荣枯之感不禁系心萦怀。

  细观全桥,是以青岗岩石和特大木料构筑而成的,有四个桥墩,五个桥孔;桥墩为船形,以巨石榫合叠压,逐层干砌而成。墩的两头,俱作尖形,以分水势。再看梁上部分,如桥板、护栏、柱檩、屋架等,全是大木料做成的,古色古香;其构造之奇特,技艺之精湛,实属罕见。

  那一天,令我至今还留有记忆的是桥上两三处角落里,有村人在弈棋,弈者凝神,观者不语,更有散落坐在板凳上的人,或闭目游心,或驰目远方,仿佛云卷云舒,都一任由之,真是一幅返璞归真的民间生活图。只是不知什么时候,突有雷声响起,紧接着感觉桥屋之上,有银河倾泻,一场大雨不宣而至。顿时,几里开外,奔流生风,四周全罩在一片茫茫雨雾之中。又过了一阵,感觉桥底下有激流喧腾而过,仰视之间,但见水浪翻滚,险峻逼面。而从桥外面跑进来躲雨的人,早淋得浑身湿漉漉的。幸好不多时,云收雨歇,从桥窗探看,桥石依旧峥嵘,昂立水中;想到它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依然完整如初,着实让人心生敬意。当然,这么长的时间里,桥身上下也各有损坏,于是历代至今,总有人站出来维修、续修、再修、重修……桩桩件件,有石刻碑记,行行字字,读之心热。

  然而,这样的一座古桥,却在去年中秋遭受一场重大灾难。那一天,受台风“莫兰蒂”影响,永春大部普降大雨,其中东关镇一带尤为严重,水大雨急,史无前例,由上游扑来的一股股洪水,把桥中段20多米桥屋无情地冲毁了。难以置信的是,我刚好在第二天的电视新闻中看到了这则消息。我抓起手机拨给永春的朋友询问情况,他沮丧地告诉我:“一段桥面被冲走了!”放下电话,我怔了半晌。

  其实,永春有好几座很有历史的古桥,它们或古朴持重,碧水清荡;或轻巧结实,青荇招摇,多少年来,它们连通着人的血气,维系着城乡的脉跳。但承载乡愁最重的无疑就是东关桥了。春天桃花盛开,色彩艳丽;夏天峰峦簇翠,田园铺金;秋天水天一色,层林尽染;冬天泉流冷冽,芦花入梦……

  这一回,我来永春,正是小满过后的日子。我有缘又一次站在东关桥上。我想到,去年国庆长假刚过,有记者便从永春县获悉,东关桥“受伤”的消息,牵动了许多海内外永春人的心,大家纷纷捐款用于修缮东关桥。永春籍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也来电询问情况。很快,经文化部门牵头,出台筹建方案,各方立即行动起来。消息传开,人心大振。果然,半年过后,在能工巧匠的努力下,损毁的一段桥身精心修复了。一座修旧如旧、古意盎然的廊桥又完整地重现在世人面前,奇迹般地使永春的乡愁存续,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修缮过的东关桥,依然如前人在《东关桥赋》中所写的那样:“垂虹横卧,朱漆盈梁,与仙境相通……”那虹影中,有桃红橘黄的映像,也有远古空蒙的飞白;倚桥顾盼,凭栏思索,仿佛一次邂逅,就能尽揽八百年的时光。

  登上桥身,我再一次久久地倚桥张望,但见四面青山逶迤,岸绿花妍果香。已近中午时分,淡蓝的溪水缓缓流淌。这时我突发奇想,此刻要是从桥下钻出几只帆布船,或撑一支长篙,或摇两把木桨,聚向下游的美丽乡村,那该是一幅多么澹美、超然的画面。如今,一溪两岸,十里画廊,东关桥恬然于城郊,缀田园之馥郁,汲泉流之空灵,古朴秀美,娴静犹存。时有老人或学子来桥上,或展卷读书,或漫步健身;也有男女双双携手,来桥上凝望远山,静听溪声;更有一些游人,一到桥上就用手机兴奋地拍个不停,把照片发送给朋友分享。东关桥依然让人流连忘返,与它分别时,恨不得想把桥上桥下当成一幅画卷起带走……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