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更深地激动观众的心弦”(艺边杂谈) 郭小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04日 24 版)   图为梅葆玖先生出演《大唐贵妃》剧照。   梅葆玖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这期间,我常常回忆起与葆玖先生合作的点滴过往,回味他对于京剧艺术和梅派发展的深切思考。   1949年11月3日,天津《进步日报》发表了一段梅兰芳先生的专访《“移步”而不“换形”——梅兰芳谈旧剧改革》,引发了文艺界的激烈争论。当年11月27日的“旧剧座谈会”上,梅兰芳先生进行了一定的修正与说明,提出“移步必然换形”的  

2017-05-04 23:26:15|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更深地激动观众的心弦”(艺边杂谈)

郭小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04日   24 版)
“更深地激动观众的心弦”(艺边杂谈) 郭小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04日   24 版)     图为梅葆玖先生出演《大唐贵妃》剧照。     梅葆玖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这期间,我常常回忆起与葆玖先生合作的点滴过往,回味他对于京剧艺术和梅派发展的深切思考。    1949年11月3日,天津《进步日报》发表了一段梅兰芳先生的专访《“移步”而不“换形”——梅兰芳谈旧剧改革》,引发了文艺界的激烈争论。当年11月27日的“旧剧座谈会”上,梅兰芳先生进行了一定的修正与说明,提出“移步必然换形”的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图为梅葆玖先生出演《大唐贵妃》剧照。

  梅葆玖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这期间,我常常回忆起与葆玖先生合作的点滴过往,回味他对于京剧艺术和梅派发展的深切思考。

  1949年11月3日,天津《进步日报》发表了一段梅兰芳先生的专访《“移步”而不“换形”——梅兰芳谈旧剧改革》,引发了文艺界的激烈争论。当年11月27日的“旧剧座谈会”上,梅兰芳先生进行了一定的修正与说明,提出“移步必然换形”的说法。借用吴小如先生的解说,“‘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特色以及它的传统表现手段。” 梅兰芳先生的创作从来不是因循旧剧。他的诸多新编戏,如《天女散花》《霸王别姬》《西施》《洛神》《太真外传》等,秉承的创作原则都含有改善与创新的进步意义。虽然剧目在先,纲领其后,仍然不掩梅派艺术对京剧表演本质高度归纳的理性自觉和美学精准。

  葆玖先生依循父辈精神,在实现梅派艺术跨代传递的同时,将梅派经典剧目不断打磨升华,始终保持梅派艺术在中国戏曲艺术中的精湛高端。到了晚年,他的人生愿望越发迫切和明确:光大梅派艺术,让梅派艺术融入现代,走向世界。晚年的他进入了创作的高潮阶段,尤其以一出与传统“梅派”迥乎不同的《大唐贵妃》,表达了他对京剧艺术和梅派发展的深切思考。

  先生探讨的是,如何将优秀传统剧目在当代重现光辉。《大唐贵妃》是他试图打造梅派京剧现代格局的一次严肃尝试——在“旧中见新,新中有根”的理念中,以当代审美为坐标,以同世界对话为前提,勇于破立,追求先进,大刀阔斧地将梅派艺术置于时尚,融于创新,标识出先生基于本体而思变革的睿智、从容和淡定。

  《大唐贵妃》作为梅派自觉换形的新标识,佐证梅派艺术所蕴含的包容性、可能性、研发性和创新性。在审美接受上,这部剧超出了对传统京剧演绎方式的认知范畴。它的艺术构成方法以及交响化、场面化、歌剧化等形式,是葆玖先生刻意追求的境界。其用意就是与传统的演绎方式加以区别,对当下识别京剧的演剧观念加以调整,更多地融入了现代意义的剧场艺术理念,来变更《太真外传》从文学到演出的传统形态,自觉地将京剧艺术与时尚审美相对位。正如我们承认梅兰芳先生于中国戏曲艺术的重大意义,我们理应对葆玖先生探索梅派传统改革创新的思想给予尊重。

  《大唐贵妃》的剧本创作,从一开始便在《长恨歌》《长生殿》等文学文献中深耕寻觅。此间的主脑确立,便是李杨爱情关乎人类永恒生命主题的价值,使之更加纯粹地接通现代意义关于天性与自由的理解,从而超越世俗层面的剧情认同。剧中全新创作的第三场《梨园知音》,着重描写李杨之间共通音律曲韵的艺术天赋,奠定二人感情呼应和生命相通的基础。

  除此之外,《大唐贵妃》还特别“嫁接”了梅派最为经典的折子戏《贵妃醉酒》。其作为杨玉环被逐出皇宫后最为极端的情绪表达,以情感内涵促成人物心灵的深层开拓,在最具剧场感染力的戏剧唱腔、音乐旋律中,开阖出史诗意蕴的心灵情感交响。在此章节中,百年经典《贵妃醉酒》实现了华彩绚丽的当代表达。

  葆玖先生曾经这样诠释父亲的演唱:“在表现人物的喜怒哀乐时,其深邃的表现力总是和唱腔艺术中高度的音乐性分不开的。他的唱始终不脱离艺术所应该给予人们的美的享受。唯其美,就能更深地激动观众的心弦,使观众产生共鸣。”梅派艺术的这一美学原则贯穿《大唐贵妃》始终,并得到了全新的诠释:仔细聆听、推敲,葆玖先生演唱“道他君王……”时的唱腔技法,运用的是难度极高的西洋花腔,细腻地表达了杨贵妃对李隆基的独特爱慕;加之念白、做派、舞蹈等方面戒直戒露、“圆”“整”流畅,平和自如的一贯特征,构成了归绚烂于平淡、通大路、求意境的艺术精湛与精致。

  葆玖先生懂得,换形并不是背叛,也不是否定;而是扬弃、是选择、是换代和提升。当年,梅兰芳先生以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追求,统领了梅派艺术的系统化实践和创新。今天,《大唐贵妃》在传统的基础上,开启了梅派艺术现代意义上崭新的境界。继续弘扬京剧传统艺术的目的,为的是开启沟通世界文化的大门。在传统与当代、中国与世界的艺术维度中,葆玖先生从梅兰芳体系中移步,又在更大范围的京剧艺术中换形,从而走出了一条既具有东方艺术精神,又能接通现代世界艺术,既沿革传统,又在创新中发展的梅派新路。

  (作者为《大唐贵妃》导演。)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