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长调如河(名家新作) 鲍尔吉·原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22日 24 版)   河水流进骏马的血管   祖先给河流赋予吉祥的名字,读起来回声遥远:乌力吉木伦河,额尔古纳河,查干沐沦河,昆都仑河——这是吉祥的河,突然拐过来的河,白色的河,横过来的河——河流灌满了福气,奔流在蒙古高原。说起河的名字就重复着祖先的愿望和这片土地当年的样貌。   傍晚,奔马像鹰群一样飞到河边饮水。河水流过牛羊的嘴巴,水里混合了草的汁液。   河流里,洁白的卵石和头发一样的水草眷恋着水,  

2017-05-22 08:41:23|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调如河(名家新作)

鲍尔吉·原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22日   24 版)
长调如河(名家新作) 鲍尔吉·原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22日   24 版)             河水流进骏马的血管    祖先给河流赋予吉祥的名字,读起来回声遥远:乌力吉木伦河,额尔古纳河,查干沐沦河,昆都仑河——这是吉祥的河,突然拐过来的河,白色的河,横过来的河——河流灌满了福气,奔流在蒙古高原。说起河的名字就重复着祖先的愿望和这片土地当年的样貌。    傍晚,奔马像鹰群一样飞到河边饮水。河水流过牛羊的嘴巴,水里混合了草的汁液。    河流里,洁白的卵石和头发一样的水草眷恋着水,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长调如河(名家新作) 鲍尔吉·原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22日   24 版)             河水流进骏马的血管    祖先给河流赋予吉祥的名字,读起来回声遥远:乌力吉木伦河,额尔古纳河,查干沐沦河,昆都仑河——这是吉祥的河,突然拐过来的河,白色的河,横过来的河——河流灌满了福气,奔流在蒙古高原。说起河的名字就重复着祖先的愿望和这片土地当年的样貌。    傍晚,奔马像鹰群一样飞到河边饮水。河水流过牛羊的嘴巴,水里混合了草的汁液。    河流里,洁白的卵石和头发一样的水草眷恋着水,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河水流进骏马的血管

  祖先给河流赋予吉祥的名字,读起来回声遥远:乌力吉木伦河,额尔古纳河,查干沐沦河,昆都仑河——这是吉祥的河,突然拐过来的河,白色的河,横过来的河——河流灌满了福气,奔流在蒙古高原。说起河的名字就重复着祖先的愿望和这片土地当年的样貌。

  傍晚,奔马像鹰群一样飞到河边饮水。河水流过牛羊的嘴巴,水里混合了草的汁液。

  河流里,洁白的卵石和头发一样的水草眷恋着水,水带不走它们,像流云带不走牧羊人。

  河之不息如长调不息,缓慢地、留恋地流过草原。草原如此之美,河流舍不得流向天际。它像长调那样尽量延长音符,折折叠叠,给草原留下美妙的痕迹。

  平静流淌的额尔古纳河比人们想象的更平静,河水流进草的根须,流进骏马和牧民的血管里,流过牛羊清洁的胃,跨越千山万壑,像一个网。

  歌声——

  泉水如花瓣一层层盛开

  像孩子一样跳出地面,透明的花瓣一层层开放,泉水来了。

  山顶的泉水比山顶还高,山脚的泉水比月亮还亮,泉水来了。

  泉水遇见今年的青草,抱住山丹花的腰。泉水倾听大河的喧哗,十里之外,浪涛奔跑。

  树林传来泉水的响声,像蝴蝶扇动空气。泉水来了。

  泉水的名字叫富裕,叫金子,叫长高(蒙古语中泉水的名字)。泉水的溪流这样稚嫩,比站在山顶俯瞰江河还要细小。泉水来了。

  泉水来了,泉水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冒出地面。泉水去见鹿群、野黄羊群和小鸟。牛羊肥壮,人畜安好。

  一条条哈达献给你,煮好的肉食献给你,请泉水收下我们的心意。

  群山注视着草原

  草原的山峦,展开父亲的怀抱,注视着草原。

  蒙古高原的山上没有财宝,矿藏也不是财宝,山是神住的地方。草木长成神的衣衫,动物是神的子孙和伙伴,奔跑的鹿和小兔在为山神跳舞。蒙古黄榆从峡谷排列而下,是山的卫兵。神在哪里?神就是祖先的遗训,珍惜大自然,一草一木都是宝。

  站在高高的山岭,山下只有云和树。秋天来了,落叶松把群山铺满黄金。入夜,山的翅膀合拢一体,大地黑暗,星星布满山顶的穹庐。它威严的头顶悬挂尊贵的北斗七星。大雪覆盖的罕山上,鹰的影子多么寂静。

  歌声——

  两棵树在露水里走路

  大山领着小山,走在茫茫的地平线,小山睡在大山胸前,一起度过了多少年。

  黄铜色的大草原,大树领着小树,在余晖里影子变成了一条。

  羊羔思念山坡的花朵,却不愿离开母羊身边。马驹想看河岸的青草,却不愿离开母马的视线。

  父母老了,他们的恩德在儿女心里长成了花园。父母走不动了,眼泪动不动就挂在腮边。

  抬头看见两座山,看见两棵树在露水里走路,看见羊羔和马驹蹦跳,儿女躺在父母的臂弯。

  草原是蒙古族人的家园

  草原在夏季鲜花盛开,秋日百草肃杀,冬天风雪肆虐。

  草原不是长满草的广阔地域,它是牧业生产的基础与蒙古族生存的家园。

  草原若不保护,会风干成一个陌生的词,藏身于词典与图片里,歌声就此喑哑。

  歌声——

  万物比你想象的更柔软

  拉盐的人啊,把你们支铁锅的三块石头拿走,扔向四面八方,烧过的石头要休息。

  石头为你们忍受火焰的灼烤,煮熟了奶茶羊肉,石头要休息。

  万物的身体比你想象的柔软。它们像水一样活泼,像旱獭皮毛那么光滑。你看不到石头和沙子的血肉,但它们有血肉。你看不到树和土壤的伤口,它们的痛苦深如峡谷。

  唱歌的人啊,你告诉别人:石头在休息,云在天上护卫它。河水在休息,花在岸上护卫它。

  唱到母亲的歌都会慢下来

  蒙古族血脉的源头是骆驼一般的母亲,她们像树一样沉默。

  民歌唱到母亲,节奏慢下来,像老母亲的脚步那样慢,像叩拜苍天那样慢。牧民在童年看到了羊羔跪乳,看到牛犊跟随母牛吃草,学会歌唱母亲的歌。

  母亲对儿子、对羊羔和牛犊有一样的爱,她脸上的慈祥一如大自然的慈祥。

  歌声——

  诺恩吉雅你何时回家乡

  你的悲伤比老哈河水还长,出嫁的诺恩吉雅,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乡?坐牛车要走上三个多月,青青的牧草渐渐萎黄。

  你路过九条没名字的河流,都比不上老哈河水清亮。河边的大雁飞回南方。诺恩吉雅,你回家的时候,已经认不出父母的模样。

  海清河的岸边,雄鹰翅膀下有睡觉的小鹰。榆树的荫凉底下,海骝马为什么低头徬徨?

  美丽的姑娘诺恩吉雅,为什么要出嫁到远方?远方没有比父母更亲的人,你思乡的歌声比海清河水更长。

  榆树在榆树叶里眺望你,河水在宽河床里默念你。诺恩吉雅,你带走了云彩的温柔,花朵的颜色,你连影子都没留给家乡。

  老哈河水长又长,流走了你的芳香。海清河水长又长,流走了你的目光。茫茫草原像大海一样宽阔,你睡在哪一座毡房?诺恩吉雅,你再也没有回过家乡,没见到自己的爹娘。

  云影缓缓覆盖河流

  牧民的目光离不开成吉思汗,看到他的画像,粗糙的脸上会自然地露出笑意,露出向往。成吉思汗,他们说起这个名字就说出了自己的思念。成吉思汗是从苍天之上注视而来的眼光,代表着吉祥。

  蒙古族人把成吉思汗视如神,更视如血肉相连的家人。蒙古族人用长调颂扬心中的怀想——成吉思汗心爱的白马,像云影缓缓覆盖河流。

  蒙古族人觉得成吉思汗离开的时间并不久,他们自豪地说起成吉思汗的陵园,他妻子的家乡。蒙古族人认为成吉思汗属于所有牧人,他们像树叶一样长在名为成吉思汗的这棵大树上面,树叶黄了又青,但大树一直在他们心里生长。

  歌声——

  北方的天空是站立的大海

  北方一直位于正北,草尖能够住下天神。

  北方的天空是站立的大海,重叠的山峦是琉璃的天门。

  九层云彩的莲台海水环绕,浪头白马飞奔。

  北方的夜空灯火千里,马车穿过宝石的星辰。

  神的指缝洒下雨水,手里酒杯波涛滚滚。

  神灵坐在敖包的正位

  人们肃穆地围拢敖包,脚下的夜色四处流淌。他们在夜里穿戴华丽,马的鼻息划破了潮湿的空气。敖包降临了所有的神灵——从树上、从泉水里、从火里、从岩石上、从毡房里、从摇篮上、从马鞍上、从金器和银器里吉祥聚集。呼来——呼来——(蒙古语:来吧)

  神灵熟悉夜色里的每一条河流和每一株草,知道鸟身上羽毛的花纹。神灵稳稳地坐在敖包的正位。敖包里面装着各个村子的泥土,各个河流里的水,装着五谷、装着金银珠宝。石块是敖包的铠甲。呼来——呼来——

  敖包长宣读祭文:愿长生天保佑大地丰饶,保佑人畜平安,保佑河水清洁,保佑山在山的位置上巍峨矗立,保佑鲜花年年盛开,保佑说蒙古语的儿童和老人心中安稳,保佑燕子年年回到牧民家里筑窝,保佑所有人孝敬自己的长辈,保佑蒙古歌声像云彩一样川流不息,保佑蒙古的文化不受到歪曲和损坏,保佑大自然完好如初。呼来——呼来——

  愿长生天保佑山上的草木生命力旺盛,保佑泉水高出地面,保佑牲畜生产顺利,保佑我们像岩石一样诚实、像河水一样纯洁。呼来——呼来——

  黄油、炒米、点心、酒和哈达——请神灵收下我们的礼物,我们跪下领受神灵赐福。呼来——呼来——

  山川肃穆,敖包神圣,天色从最远处一点点变亮。

  歌声——

  火苗有数不清的脚在舞蹈

  你从哪里跑到柴上,火的脚爪碰碰撞撞。

  看啊,数不清火有多少只脚。火的肩膀在抖动,火的腰身像蛇摆晃。

  火在攀升,火在找什么?火手掌与夜色相握,人们看不到火的面庞。

  火在火里端详人们,瞳孔里有两片火光,脸膛熟了。

  跳舞的人们回到童年,像陀螺转起圆圈。火苗高过肩头,火星跳进黑夜,再无踪影。

  喝茶的时候火在茶里,烤火的时候火在血里。火的家在锅里,在牛粪饼里。火种住在明亮的星辰里。

  五种颜色的绸缎捆住羊的胸脯肉,献给火神,酒和黄油献给火神。平日里沉默的诗歌,今天念给火神。请接受我们的心意。

  黑夜里的大地,火的钻石在闪。沉默的火啊,你什么时候为我们唱一首歌?

  马把蒙古族人变成雄鹰

  马是蒙古族人的翅膀,鼓动了他们的雄心,让他们放眼世界。马不仅是蒙古族人的工具,还是他们的心灵朋友。就像他们的视线里要有草原一样,草原上有了马,他们心里才安详。马的身躯与草原谐和,它的鬓发与风中的草叶一并摇摆。牧人说马认得自家的毡房,认得炊烟,认得主人的气味,而主人也能看懂坐骑的眼神。

  蒙古马坚韧,吃苦耐劳。马在风雪里,在暴雨骄阳下,忠诚于主人,牧民相信马与人心心相印。蒙古文学从史诗到民歌,一直在赞颂马。蒙古语有繁多的词汇形容马的毛色、脾气、行走与奔跑的状态。这个民族的词语如此倚重马,马是他们文化的根基之一。

  马改变了蒙古族人对于时间和空间的认知,改变了他们对速度的理解。马在奔跑与伫立时都呈现雕塑的美感。所谓的一座山又一座山不过在马蹄中消逝。海一样的草原上,有马就有岸。月色下,蒙古包前拴着的马如玉石一样洁白,马的背后河水流淌,星斗满天。

  歌声——

  炊烟在毡房顶上等我

  小兔子,你打一个滚能有多远?如果我是兔子,要打多少滚才回到东边的家。

  小兔子,你打一个滚能有多远?如果我是兔子,要打多少滚才回到西边的家。

  小兔子,你打一个滚能有多远?如果我是兔子,要打多少滚才回到南边的家。

  小兔子,你打一个滚能有多远?如果我是兔子,要打多少滚才回到北边的家。

  炊烟站在毡房顶上等我,松树站在山峰顶上等我,马鞍在白马的背上等我,新娘在嫁衣的丝线里等我。

  小兔子,你打一个滚有多远?我才擦了擦眼睛,你已经没了踪影。

  长生天安详

  古代的游牧民族生活在辽阔的天空下,大地无处不可成为家园。蒙古族在世代迁徙中,最深的领悟来自大自然,他们称之为长生天。

  诚实、豪迈、细腻、单纯、寡言、坚韧、敬畏天地是蒙古族的文化特征。历经所有的磨砺,长生天让牧民的思想纯朴,让他们懂得节制与尊重是立身之本,古老而又天真。

  歌声——

  吉利到了

  佛灯爆出灯花,吉利到了,长生天安详。

  狂飙一般的马群不知从哪儿跑过来,不知跑到了哪里,长生天安详。

  莫尔格勒河拐了无数的弯,如竖写的蒙古文字,长生天安详。

  毡房里降生的孩子开口会说蒙古语,长生天安详。

  母驼用奶水哺育驼羔,牧草按季节返青,长生天安详。

  蒙古族人的眼睛从火里看到火神,在泉水里看到水神,长生天安详。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