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寄寓理想以为文(我的文学观) 段建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8日 24 版)   段建军(人物速写)   蔡华伟绘   或为完满自己的生存命运,或为完满民族乃至人类的愿景,不管寄寓理想于何处,这种理想性本身是文学共同的本质      我喜欢那种敢于直面现实、有温度、有情怀的文学作品;喜欢作家带着自己的完满理想,深入人性深处,省察从未完满的人生的作品;喜欢作品的主人公直面命运,在艰难坎坷中有尊严地抗争。这样的作品对人生有认识,有体验,有感悟,因此接地气。读这样的作品,能增强我  

2017-04-28 13:06:3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寄寓理想以为文(我的文学观)

段建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8日   24 版)
寄寓理想以为文(我的文学观) 段建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8日   24 版)     段建军(人物速写)   蔡华伟绘     或为完满自己的生存命运,或为完满民族乃至人类的愿景,不管寄寓理想于何处,这种理想性本身是文学共同的本质        我喜欢那种敢于直面现实、有温度、有情怀的文学作品;喜欢作家带着自己的完满理想,深入人性深处,省察从未完满的人生的作品;喜欢作品的主人公直面命运,在艰难坎坷中有尊严地抗争。这样的作品对人生有认识,有体验,有感悟,因此接地气。读这样的作品,能增强我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段建军(人物速写)
  蔡华伟绘

  或为完满自己的生存命运,或为完满民族乃至人类的愿景,不管寄寓理想于何处,这种理想性本身是文学共同的本质

  

  我喜欢那种敢于直面现实、有温度、有情怀的文学作品;喜欢作家带着自己的完满理想,深入人性深处,省察从未完满的人生的作品;喜欢作品的主人公直面命运,在艰难坎坷中有尊严地抗争。这样的作品对人生有认识,有体验,有感悟,因此接地气。读这样的作品,能增强我们实现人生价值的信心。

  人是一种有缺陷的存在,同时又是一种不满于缺陷而追求完满的存在。在理性的制约下,人追求鲜活的情与爱;在贫穷和野蛮的困扰下,人追求富足与文明;在单调呆板的日常世界,人追求多向度的可能生活;在必有一死的存在中,人追求生的无限和永恒。文学的理想正源于对这种现实缺陷的照见与不满,鼓舞人向缺憾开战,号召人奔向更加善美的明天。

  人之所以对缺憾、匮乏的生活不满,因为这种生活让人遭受物质与精神、生理与心理的各种痛苦。而人的生存本能要求人排除各种不利于己的匮乏和破坏因素,避免和挣脱各种危险和威胁。心理学研究表明,在缺少确定性和连贯性环境中成长的人,更倾向于在特定领域为世界和人生探求确定性;在狭隘的限制人发展的环境中生存的人,更倾向于自由地追求自我实现与自我确证的生活。人类文明史的发展也表明,原始人更多地追求规整、有序、确定的东西,现代人更多地追求多样化、模糊、不确定的东西。虽然追求的对象不同,动机却一样,那就是对自身生存缺陷的不满,都想填补人生的缺憾,都在运用认知欲和想象力,对当下的现实人生进行再创造。道理很简单:当世界一片黑暗,没有照明的光源时,如果人不想忍受黑暗,就得把自己变成世界的光源,用自身发出的光来照亮世界。文学创作正是填充人生缺陷、照亮人生黑暗的理想化表现。意大利诗人彼特拉克和但丁未能获得自己的心上人,才创造出动人心魄的《歌集》与《神曲》。屈原在政治上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行吟泽畔,才有了伟大的《离骚》诗篇,也启发了陆游的“天恐文人未尽才,常教零落在蒿莱。不为千载离骚计,屈子何由泽畔来”。

  每个作家都有寄托完满理想的独特家园:有的把它寄托在宇宙自然,有的把它寄托在社会人生,有的把它寄托在去而不返的美丽过去或金色童年,有的则把它寄托在有待追求的将来或者乌托邦之中。不管寄托在哪里,或为完满自己的生存命运,或为完满民族乃至人类的理想愿景,却是文学共同的本质。

  那些把理想寄托在自然宇宙中的作家,看到了时间的神圣,刹那即永恒,也看到了空间的深蕴,天人合一,唯亲唯善,因此写出“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喟叹;那些把理想寄托于社会人生的作家,感动于血浓于水的手足亲情和友朋贤达的信任尊重,故而有《赠汪伦》的代代流传;那些把理想寄托在童年和过去岁月的作家,认为那里有让人留恋的纯真、动人的温情、富于创造力的灵性和人之初的平衡自足,所以写出“不似怀人不似禅,梦回清泪一潸然。瓶花帖妥炉香定,觅我童心廿六年”的动情;而那些把理想寄托于未来的作家,他们相信未来社会将消除今天人们生存的单向度状况,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的机会,让人展示所有的才智与力量,个体与整体、欲望与希望、现实与理想将得到调和,这种调和的愿望让许多作家用手中的笔去批判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丑陋,批判消费社会的畸形生活,创造属于自己的诗化世界与审美世界。

  作家的理想各式各样,有的个人色彩浓厚,有的群体意识强烈,其文学作品的风貌因此表现出一定的差异。然而,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激发人类告别旧我,创造新我,告别平庸的生活,走向理想的未来。

  作者简介

  段建军,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研究方向为文艺美学和文学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