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靠山镜 何 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7日 24 版)   靠山镜,在塞北大山里,早先既是社员(村民)家中最重要的装饰兼实用物品,也是日子过得如何的标志。有流行村语为证:俏媳妇能不能娶进门儿,先看屋里有没有镜子照着人儿。这个镜子,指的就是靠山镜。   靠山镜一大俩小,也称一正二副,正的一米多高,宽七八十厘米,副镜分列左右,与大门、对联形制相似。靠山镜不能照炕,说是照炕人丁不旺,多挂在立在东屋山墙或板柜上,正对里屋门。来人先留神门槛,再抬头,大镜片闪亮,深远,宽敞,气派,顿生好感,这家  

2017-04-17 14:37:53|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靠山镜

何 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7日   24 版)

  靠山镜,在塞北大山里,早先既是社员(村民)家中最重要的装饰兼实用物品,也是日子过得如何的标志。有流行村语为证:俏媳妇能不能娶进门儿,先看屋里有没有镜子照着人儿。这个镜子,指的就是靠山镜。

  靠山镜一大俩小,也称一正二副,正的一米多高,宽七八十厘米,副镜分列左右,与大门、对联形制相似。靠山镜不能照炕,说是照炕人丁不旺,多挂在立在东屋山墙或板柜上,正对里屋门。来人先留神门槛,再抬头,大镜片闪亮,深远,宽敞,气派,顿生好感,这家日子不赖。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初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拧达拧达’(形容山路弯曲)又一村”的塞北插队时,社员家住瓦房的都少,还是草顶檐雀,木窗草纸,土墙泥地。若住瓦房,屋里有红漆板柜,特别是有一组完整的靠山镜,那就是上上等的人家了。用老乡的话讲:好鸡窝不愁没蛋,好镜片自有俏媳妇跟前儿站。山里人评价媳妇,以俏为高,俏含俊、巧、精三意。

  俏媳妇自然有心机,不能隔山买牛,任他媒人口吐莲花,也要探明男方家境究竟如何。请舅爷或谁抽冷子去串门,有如突击检查。掀门帘进东屋,一看迎面墙上黑乎乎,没有时兴的靠山镜,顿时就心凉半截。故此,当年村里就有轮着借谁家靠山镜,或为相亲或为来客人充门面的做法。

  这也没什么丢人,《红楼梦》中贾蓉还向王熙凤借玻璃屏风,也只为请要紧客摆一摆。王熙凤先不答应,后同意借,还派人帮着抬去。按说一个炕屏能有多沉,但表明那东西很珍贵,属易碎品,一旦打了没治。

  靠山镜亦是,主人自然是舍不得借,说:这镜片精薄儿精薄儿的,风一吹都呼扇,哪是搬来搬去的物件。借家说:还是借了吧,用不两天就还,娶了媳妇,他俩先孝敬你。主人说:你家小孩子又多,猫爪子不闲着。借家说:镰刀在那,伸爪子就削。主人笑道:可别,还指着那些爪子挣工分呢。

  下乡后期,到了1973年,我的房东积多半生之力,终于盖了四间新房,格局依次是西屋一间,堂屋,东屋两间通着。那时村里有能力的盖五间,一般三间,四间,也相当不错了。

  新房须有新气象:两口旧板柜刨一遍,重新刷漆红通通,一放山墙下,一放后墙下,还缺一口,待往后日子缓过来再打。窗户糊新纸,门帘染旧布,炕头贴张宣传画,五洲风云挡不住。一切都不错,就是没有靠山镜,新气象就减了大半。思来想去,还是勒紧裤带咬牙关攒钱买。冬去春来,如何攒得不言,总之蓝布包里有了些大小钱票,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但是,要把靠山镜请到家,还有重重路,重重山,不知那是哪一天。

  靠山镜,县城做不了,只有市里新建的制镜厂生产。说是制镜厂,其实镜片是从北京天津进,在这只是分割装框刷漆描图,然后标上本地产。属“二轻”重要产品。

  可惜的是,镜片供应严重不足,靠山镜产量十分有限,分到基层就更少了。为此,就和自行车手表一样,凭“票”买。一个公社供销社,一年也来不了几套,弄张票很难很难。供销社主任是大拿,就得托人盘亲,不知从哪论,能叫上三爷老叔二舅大哥四姐夫,就离票近了一步;再赶上主任有事来村里,死拉活拽到家,倾其所有做顿饭喝两壶,就又近一步;逢年过节再送块肉呀月饼呀什么的,坚持不懈,最终得让他产生这样的错觉:这票本来就是人家的,那票就该到手了。不过,有了票,还得等货!一等等俩月,急得房东婶说:等这靠山境,咋比生孩子还费劲!房东叔说:不如你改生靠山镜。

  急也没用,只能揣着钱和票,凡是集都满怀希望去赶。

  背靠山镜,是昔日山里一幅令人又高兴又心疼的画面。靠山镜怕磕怕碰,班车不拉,马车太颠,对如此娇气的物品,只有一个法,人背。将正副镜一并捆牢,用绳系成双肩套,让旁人帮着背上,前胸几道绳扎牢,有如五花大绑,一旦背上就不能下肩,多少里路也要一气赶到。

  三十来斤的一副靠山镜,乍背在常干农活的婶肩上并不觉多重。但远路无轻载,贵物揪心肝,走起来沉甸甸。那是自己从进这家门就日思月想的东西,是一家人省吃俭用才得来的。此时此刻,任何闪失,哪怕一步踉跄一歪身子,更不要说摔个跟头,后果都难以承受。婶个子稍矮,镜子高她一截———“婶背靠山镜,如背一座山。走三里,汗湿衫。五里坡,乌发散。八里地,烈日焰。行半程,腿雀酸……想找个坎儿坐,怕碰镜子下端。想进谁家要瓢水,又恐柴门刮镜边。一只鞋掉了,不能弯腰捡,尘土迷了眼,忍着往家撵……”

  我最早喜爱诗歌,这几句顺口溜,就是听婶讲买靠山镜的经过后写的。实际情况是,那晚收工,我们去村外迎,暮色里,远远见一大黑影一步步艰难走来,跑上前,我的眼睛湿了:婶浑身湿透,头头缕缕,光着一只脚,人已经累得说不出话……

  歇了好几天,婶才缓过来,说起一路饥渴,婶笑道:饥渴好办,要命的是还憋着泡尿呢!叔问:咋办了?婶瞪他一眼:能咋办?你说呢!满屋都是笑声。

  终于有了靠山镜,也是乐得没法,婶“分配”如下——她和大闺女娘俩还我,照正镜;大叔和两个小子照副镜,副镜有字,大叔照“四海翻腾云水怒”,俩小子照“五洲震荡风雷激”。大叔说:这老些字,咋照呀?闺女说:云水笔画少,你脸长,照云水。俩兄弟脸小,一个雷一个激。他俩不干:凭啥让我俩挨雷击!

  一副靠山镜,往事知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