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油菜花的笑容(遇见) 黎衍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0日 24 版)   我所住的县城开发区,开发于八十年代,整体布局不尽合理:方圆有两间中学,一间小学,一间幼儿园,住户几千家,几万人,只设一个小型菜市,而且位置不中心。开发区里有一村庄,村前有块空地,菜农为方便市民,常挑菜到这里卖。   有一位姑娘亦来设摊,简易钉制的菜架,可摆菜上百斤。姑娘个子瘦小,一米五多,留着短发,常穿着深蓝色衫,黑色裤,皮肤黝黑,像个“黑人”。她每天裤腿半湿而且沾有泥土,看得出来,当天的菜都是从地里直接运到市  

2017-04-10 09:09:3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菜花的笑容(遇见)

黎衍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0日   24 版)

  我所住的县城开发区,开发于八十年代,整体布局不尽合理:方圆有两间中学,一间小学,一间幼儿园,住户几千家,几万人,只设一个小型菜市,而且位置不中心。开发区里有一村庄,村前有块空地,菜农为方便市民,常挑菜到这里卖。

  有一位姑娘亦来设摊,简易钉制的菜架,可摆菜上百斤。姑娘个子瘦小,一米五多,留着短发,常穿着深蓝色衫,黑色裤,皮肤黝黑,像个“黑人”。她每天裤腿半湿而且沾有泥土,看得出来,当天的菜都是从地里直接运到市场的。

  当初,城建执法队不准在此地经营,多次干预。一次,姑娘来不及收摊,结果菜全没收了。她那无奈的眼神,我印象很深。后来,城建局讨论了市民的强烈要求,认为具有合理性,于是,这里便建成了菜市。现具规模,菜品多样,鱼肉成行。

  周末,天上响雷,乌云密布,我提着伞出门办事。途中大雨滂沱,我避在别人门前。此时,路上一个女人蹬着三轮车,载着菜和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女孩,在学校门前匝道上艰难地前行。也许被雨赶着,蹬车过猛,到这里女人已力气全无。坐在车上小女孩很懂事,跳下车来,跟在后面推,任凭风吹雨打。啊,又是那位姑娘,我赶忙打着伞走过去,遮挡着小孩,并帮她将菜推到摊档。

  下午回家,我又路过她的菜摊。这时,市民购菜的高峰时已过,逛菜市的只有三三两两。她的摊上只有小女孩在睁着圆圆的眼睛,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路过的每一个行人。我好奇地走近菜摊。

  她眨眨眼睛,笑着说:“你是早上帮我妈推车的伯伯,对吗?伯伯,你想买菜是吗?”

  我笑了笑:“你会卖吗?”

  “我懂。伯伯,你说你要买什么菜,要多少就卖多少给你。”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不满我怀疑她的能力。

  “我想买很多很多的菜。”

  “伯伯,我没有很多。”

  “要一斤小白菜。”我说。

  她哈哈大笑起来:“伯伯,你吓死我了,原来你只要一斤,是这么少的,看,我称给你。”她抓着菜放在盘秤上。

  “多少钱?”

  “两元五角。”

  “给你三元,不用找。”

  她一定要找回给我。她说,妈妈说过,买卖要公平,多一分也不能收。完后补充一句:“谢谢伯伯‘帮衬’。”

  她动作的利索,嘴巴的甜,像个成熟的商人,令我刮目相看:这是一个六七岁的农村女孩啊!

  第二天下午,我下班回来,发现菜摊上又是她一人在忙碌地卖菜。我心里一沉,埋怨起来:这女孩本该是上学的年纪,父母怎么这样狠心?

  我静静地站在旁边,直到她忙完。她抬头看见我,很高兴:“伯伯,你又来了,买什么菜?”语调慢慢的,有一点撒娇味。

  “伯伯今天不买菜,是想来跟你学卖菜的,拜你做老师的。”我在逗她。她又睁起圆圆的眼睛:“好,我当你老师。”她轻轻地向我招招手,意思是叫我靠近她,开始教我。我走过去,蹲了下来。她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妈妈说,学东西,要认真,你懂么?”

  我说:“我懂。”

  “好,我教你。卖菜很容易学,先问叔叔阿姨买什么菜,完后把菜放在盘秤上称,在键盘处点上价钱,按显出的数字收钱就对了。妈妈说,一定要足斤足两,钱不能多收,多收,人家就不来买你的菜了。妈妈还说,菜要洗干净,烂叶、黄叶不能留,不能坑人,知道了吗?学会了吗?”

  我说:“伯伯老了,学不会了。”她说:“那么笨。妈妈说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努力学就会,知道吗?今天要卖菜了,没时间教你啦,明天再来学吧。”

  “老师,我没有学费,不敢再来。”

  她得意地笑着:“我不要学费。”

  我和她聊起正经的话题。

  “老师,你妈妈呢?”

  “回去浇菜了。”

  “你怎么不上学?”

  “学校很远,妈妈没时间接送我。妈妈说,等卖菜赚够了钱,让我进‘封秘学校’读书。”

  “你懂得什么叫‘封秘学校’吗?”

  “妈妈说,‘封秘学校’是要交好多好多学费的学校。”

  “你想去吗?”

  “不想,要交好多好多学费,交不起,妈妈好辛苦。”

  她低下头,手捏着胸前的一颗纽扣。

  “那你想到哪里读书?”

  她沉默了,泪水从圆圆的脸蛋簌簌而下。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伯伯不好,伤你的心了,你是我的老师,做老师要坚强,不能流泪的。”

  “好,伯伯,我不流泪。”她擦着眼睛,要求我把她放下来。

  “‘封秘学校’能学很多很多东西的,长大了能做很多很多的事,你怎么不想去呢?”

  此时此刻,那圆圆的眼睛又直盯着我。一会儿,她低下头小声说:“我想。”

  “什么又想啦?”

  “我想做好多好多的事,赚好多好多的钱,买好漂亮的衣服、好漂亮的鞋子给妈妈穿。”

  “你好乖、好聪明啊!”

  她又高兴地说:“我还会煮饭炒菜,晚上是我煮好饭、煲好菜等妈妈从菜地回来一起吃,吃完后妈妈教我学习,做完作业就睡觉啦。”

  收市时间已到,她妈蹬着三轮车来了。她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

  我对她妈妈说:“你孩子很聪明,要好好培养她才对。”

  她擦擦脸上的汗,平静地说,孩子已七岁,很听话,很懂事,是要培养好她。她本该读一年级了,但自己村委会学校不招食宿生,离家又远,我没时间接送,因此读完幼儿园、学前班后就在家中,我晚上辅导她。

  她指了指市场左边的学校:“村委会里有些家长把小孩送进了这间学校,是私立的,全托,学费很贵,一年加上食宿、资料等杂费,要近两万,我决定也把她送进这学校去。”

  “你每天能赚多少钱?”

  “不知道,因为菜都是自己种的,没算过成本,每天能卖一百多元。”她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问:“你的菜全是自家种的?”

  “是的,全是,十来个品种。”

  她一五一十地道出种菜卖的原因。她和爱人原是建筑工人,老公能砌砖,是大工,她拌泥浆,是小工。每天两人(本地叫一合工)能赚二百多元。但爱人后来因事故去世,她只好改行,回家种菜卖。村里人同情她,纷纷同意将自家大路旁的田地和她对换,方便她施肥、收菜。她凌晨去摘菜,五点多就推菜上市,下午五点又回菜地施肥、锄草、浇水,要干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完工。

  我问:“你不觉得累么?”

  她用手撩撩前额上的刘海:“都习惯了,不累。为了生活,为了培养好孩子,再苦再累也值得。”

  半年多后的一天,我再去买菜时,小女孩已不见了。姑娘笑着对我说:“孩子已进这间学校了。我现在已和校方联系好,也吃学生餐,连午饭都不用在家里提过来了。孩子下完课,就直接送饭给我吃了……”

  她笑得很开心,很知足。这笑脸使我想到了三月里遍野金黄的油菜花。虽然有“菜”之名,其实也是开花的啊,而且开得那样顽强、质朴,笑得那样清香、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