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含风宿麦青相接 许 辉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9日 24 版)   春风中的冬小麦都抖擞起来了,叶片开始伸展,新绿正在全面地替换老绿。迅猛地向上生长的麦叶似乎正在酝酿中间硬硬的麦秆,新叶已经把麦垄间的空隙都遮住了,想要走进麦田,须得先把脚插进被麦叶遮挡的麦垄之间,从麦叶正面蹚着走,才踩不到新生的叶片。十天二十天前完全不必这么费事的。那时,所有的麦叶都还蜷缩在一起,人随时可以走上去,可以踩上去,在麦地里跑动,那样的举动,完全不会影响到冬小麦后期的生长。   冬小麦是与春小麦对言的,春小  

2017-03-29 13:53:55|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含风宿麦青相接

许 辉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9日   24 版)

  春风中的冬小麦都抖擞起来了,叶片开始伸展,新绿正在全面地替换老绿。迅猛地向上生长的麦叶似乎正在酝酿中间硬硬的麦秆,新叶已经把麦垄间的空隙都遮住了,想要走进麦田,须得先把脚插进被麦叶遮挡的麦垄之间,从麦叶正面蹚着走,才踩不到新生的叶片。十天二十天前完全不必这么费事的。那时,所有的麦叶都还蜷缩在一起,人随时可以走上去,可以踩上去,在麦地里跑动,那样的举动,完全不会影响到冬小麦后期的生长。

  冬小麦是与春小麦对言的,春小麦是春天播种的小麦,冬小麦则是深秋播种越冬生长的小麦。春小麦产量虽然不高,口感和所谓的品质也不太好,但春小麦无须长期占用有限的耕地资源。再说了,所谓口感和品质,完全是文化意义上而非物质本身的:人类习惯了某种食物和某种食物的某种口味,就会认为它的品质正统;而对不习惯的食物,则不会有较高的评价。

  冬小麦经过人类几千年改造驯化,产量已经大幅提高,但它要经过秋、冬、春、夏四季才能走上人类的餐桌,占用有限耕地资源的时间的确太长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冬小麦四季占用有限耕地资源,也不是想象中那么严重:在传统农业流程中,从深秋直至仲春,除了晒垡、休整等现在看来无足轻重的有利于耕地休养生息的措施外,耕地实际上得不到多少利用。所以冬小麦的在地,实际上是利用了耕地深秋、冬季和初春的闲置时间。当然,中国人选择利用外来物种在黄淮流域种植冬小麦,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是要利用冬小麦冬季对耕地的覆盖作用。有了冬小麦在冬季对土地的覆盖,耕地的表层土就不会被西北风吹走,这才是我们祖先大手笔的因地制宜,当然也就是一种惠泽万代子孙的大战略眼光了。

  走进酥软的麦田,拨开覆垄的麦叶,就清清楚楚看得到小麦从根部新拔出来的新叶了。在我们的基因里,看到小麦的这些变化,看到愈来愈胖的蒜苗,看到抽薹出花的白菜和油菜,看到正在鼓苞的杏树、桃树、李树和山楂树,我们的心就跳动得不一样了。我们的心跳就会加快,而我们的脚步则会放慢,以至停滞。我们会拨开麦叶,在麦垄上坐下来,坐在春风拥簇的麦地里。我们嗅得到小麦嫩叶散发的鲜香味;我们听得到小麦蹿叶的哗哗声。自然,我们也将看得到麦蚜虫嫩汁般的小身体无声地爬过叶鞘的萌态,虽然它在饥饿年代被我们称为害虫,但在食物充足的年代它将揺身一变成为生物多样性的一个链条。

  春雨初晴水拍堤,

  村南村北鹁鸪啼。

  含风宿麦青相接,

  刺水柔秧绿未齐。

  (南宋方岳《农谣·之一》)

  小麦青青大麦黄,

  护田沙径绕羊肠。

  秧畦岸岸水初饱,

  尘甑家家饭已香。

  (南宋方岳《农谣·之二》)

  这是南宋诗人兼词人方岳的两首乡村农事诗。方岳祖籍徽州祁门,又曾在南方出仕为官,因而对江南(长江以南)农耕、风物了然于胸。他这两首诗写到了宿麦,宿就是过夜,宿麦就是冬小麦,就是在耕地里过冬的小麦。冬小麦在江南并不多见和常见。说不多见,是说没法像黄淮海平原那样大规模见到;说不常见,是说不容易见到,面积既小,地块又不多;在春天的江南常见的是大面积的油菜。江南冬小麦的种植或与中国历史上不断的北人南迁相关。就像阔海大浪一样,长城以北的大浪把中原地区的大浪挤向江南,中原地区的大浪又把江南的大浪挤向更南的云贵岭南,江南的大浪再把云贵岭南的大浪挤向中南半岛和南洋各地。当代东部亚洲许多族群的分布,原来就是这么来的。

  方岳诗中乡景农事的非北方特征,是从柔秧绿未齐、秧畦、护田沙径等地物现象中看出来的。宿麦青青与秧畦水饱物象同在,是当代江淮特别是江南地区典型的春景,不过季节要到公历3月下旬以后,而不是3月上旬。宋朝是我国古代气候相对适宜人类生存的一个大时期,但即使如此,宿麦与稻秧同在的乡景,在大面积前提下,也难以北延至黄淮流域。人工意志下的小面积现象,则是完全可能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到淮北灵璧县农村插队,当时的口号是人定胜天,为了农业学大寨、淮北变江南,生产队都会辟出一些稻田,由几个全劳力或半劳力连天加夜从小河里抽水灌满稻田。我们插队的知识青年大多只能像妇女那样是半劳力。人歇机不歇,中午和晚上抽水的柴油机都要有人看着,不停歇。我中午在稻田边看柴油机的时候,就躺在田埂上晒太阳,一觉醒来,柴油机还啪啪啪啪不知疲倦地响着,不停地把小河里的水抽到稻田里呢。但是现在,除了水网附近的便宜之地以外,淮北的稻田已经回归本然,所剩无多了。毕竟黄淮和江南,不是同一种阳光。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