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张嘉译谈电视剧《白鹿原》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无限靠近” 任姗姗 程 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3日 24 版)   张嘉译扮演的白嘉轩   那是麦收后抢时播种玉米最紧火的时节。黝黑的汉子,掮着铁锨走进院子,高挽到膝盖的裤管下是沾着泥水的赤脚。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架势:你去把场塄下那二分地种上包谷,到时候娃们也有嫩包谷穗儿吃嘛!   初见张嘉译,这样一幅画面不禁浮现脑海。   从《借枪》里的熊阔海、《悬崖》里的周乙,到《心术》里的刘晨曦、《营盘镇警事》里的范党育,张嘉译对待他的角  

2017-03-23 14:05:24|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嘉译谈电视剧《白鹿原》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无限靠近”

任姗姗 程 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3日   24 版)
张嘉译谈电视剧《白鹿原》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无限靠近” 任姗姗 程 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3日   24 版)     张嘉译扮演的白嘉轩     那是麦收后抢时播种玉米最紧火的时节。黝黑的汉子,掮着铁锨走进院子,高挽到膝盖的裤管下是沾着泥水的赤脚。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架势:你去把场塄下那二分地种上包谷,到时候娃们也有嫩包谷穗儿吃嘛!    初见张嘉译,这样一幅画面不禁浮现脑海。    从《借枪》里的熊阔海、《悬崖》里的周乙,到《心术》里的刘晨曦、《营盘镇警事》里的范党育,张嘉译对待他的角 - weicuibai65 - 雕龙绣凤

  张嘉译扮演的白嘉轩

  那是麦收后抢时播种玉米最紧火的时节。黝黑的汉子,掮着铁锨走进院子,高挽到膝盖的裤管下是沾着泥水的赤脚。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架势:你去把场塄下那二分地种上包谷,到时候娃们也有嫩包谷穗儿吃嘛!

  初见张嘉译,这样一幅画面不禁浮现脑海。

  从《借枪》里的熊阔海、《悬崖》里的周乙,到《心术》里的刘晨曦、《营盘镇警事》里的范党育,张嘉译对待他的角色,就像那汉子对待麦田和玉米地,耐心地播种,耐心地精耕细作,耐心地等待收成。

  这一次,西安人张嘉译终于返归黄土地。他走遍百里苍茫的塬,他一一拜会朱先生、鹿子霖、田小娥、黑娃、白孝文,他痛苦、幸福、彷徨、激动、悲悯……在这里,他是白嘉轩。

  85集电视剧《白鹿原》4月16日在安徽卫视、江苏卫视播出,张嘉译版的白嘉轩即将接受无数文学迷的审视。素以“胆大敢演”自诩的张嘉译,第一次感到了不轻松。

  “直到现在,我还没把电视剧通篇看下来,忐忑,难受。”看过电视剧《白鹿原》的工作人员,他挨个儿问了一遍观感,还是放心不下,“等待观众来评价吧。”

  将50万字的小说《白鹿原》,编织成100万字的电视剧剧本《白鹿原》,再演绎成荧屏上一曲荡气回肠的悲歌。这段路走了15年,对于张嘉译则是20年的心愿。各种滋味杂陈其间,苦中有甜,却也畅快淋漓。

  “90年代,《白鹿原》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刚出版,我就读了。那时我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回到西安。后来听说《白鹿原》要拍成电影,虽然没人找我演,自己兴冲冲又读了一遍。《白鹿原》对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充满情感,我熟悉里面的每一个人物,喜欢它所袒露的陕西人的那股‘劲儿’。”

  他们的确是凭着这股“劲儿”挑战了《白鹿原》。

  开拍伊始,病中的原作者陈忠实挥毫写下“激荡百年国史,再铸白鹿精魂,祝贺白鹿原电视连续剧开拍”的四尺中堂,送给了剧组,寄予厚望。

  这部剧总投资近2.2亿元,主创团队集纳了94位主演、400位幕后工作人员、4万多人次的群众演员,拍摄期达7个多月。拍摄团队从陕西蓝田开始,经三原、南京、上海、合阳、晋城、太谷、碛口、回到蓝田,再最终返回北京,先后完成全组10次国内大规模转场。

  “很多演员都是我自己去谈,”身兼该剧艺术总监的张嘉译跟着导演“使劲跟人拍胸脯”。“大部分投资都花在制作上,演员片酬就没有那么多,唯一能向人家保证的就是拿出一部好作品”。最有效的说辞就一句,“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演员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吗?

  最带劲儿的还是剧组的创作氛围。

  “正式开机前一个月,剧组希望演员们能来陕西蓝田体验生活,没想到,大家都来了。我们住在村民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演员挑水、割麦、赶车、劈柴,女演员纺线、和面、扯面、做饭。扮演黑娃的姬他有大量割麦的戏,他从早到晚练习,中间还把腿割伤了,缝了很多针。”

  “那时,蓝田最高气温30多摄氏度,地表温度超过了68度,大家天天在太阳底下暴晒。现在都是高清拍摄,只靠化妆师拿底色去打,那个质感不对,观众会觉得不舒服。”

  “我们每天都会聊剧本。剧组在宾馆电梯口摆了一个长条凳,每天下了戏就聚在那里聊角色。在一部戏里,演员相互聊戏可能比较忌讳,或者有障碍。但在这里,老演员向年轻演员提意见,年轻演员也可以向老演员提。”

  有人向你提意见吗?“有啊!他们老说我,这么年轻腰板应该直一点。”

  像这样子拍戏,不仅老派,甚至有些奢侈。

  “拍完一场戏,过了四五天,演员觉得不对劲。我们就把粗剪的素材调出来回看,大家真认为有缺憾或者状态不好,那也没关系,咱们复景重新拍。”

  “美术部门提前10个月进入,勘景、搜集道具,光旧农具、旧纺车收了好几车。即便这样,实际拍摄中还是会被否掉,有时候一个场景不合格,就拆掉重盖。比如白嘉轩的家原本是在棚里搭的景,花费了几十万,但后来效果不好,心疼也没办法。有一场跟朱先生对的戏,这一个景就联系了华山、太白山十几个地方。我们尽量要求实景,新景做旧达不到那种历史的质感。”

  压力,被张嘉译反反复复提到。“申捷的剧本密密匝匝,连一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观众看起来会很过瘾,但演员演起来是真累,连发个呆、拍个远距离的戏都没有。导演刘进有两度特别沮丧,跟我说,实在是扛不住了。但拍了几场好戏,之前的沮丧又全部消散了。大家还是爱戏啊!”

  张嘉译肩上的担子自然要比其他人更重。“什么样的态度,成就什么样的戏。在《白鹿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近靠近再靠近。每一步,都是力求完美,少留遗憾。”

  “选演员的时候他们也顾虑过,是不是要选一些有利片子销售的演员,但最后还是决定按照角色,选择最适合的人。可是,观众有耐心看这样厚重的题材吗?”

  答案呢?只有观众能给出吧。

  “以前,人们提到张嘉译会讲到《悬崖》,我希望以后就是《白鹿原》了吧。”

  他的眼神,自信而笃定。

  在这眼神里,那片苍茫的原野,玉山生烟,灞水喧啸,老腔铿锵。

  白嘉轩、朱先生、鹿子霖、田小娥、黑娃以及白孝文等人物,一一复活。他们得意着又失意了,欢笑了又痛不欲生了,刚站起来快活地走过几步又闪跌下去了……

  白嘉轩说:“人行事不在旁人知道不知道,而在自家知道不知道”。

  这片黄土地生长出了文学巨著《白鹿原》,影视《白鹿原》将续写这百年激荡的华章吧!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