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春天的青海湖 辛 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01日 24 版)   青海湖的春天来了。   因为深居内陆,青海湖的春天来得晚。因为海拔高、缺氧,青海湖的春天气温低。但即使这样,当平原上的腊梅、迎春、玉兰竞相开放,青海湖沿岸看似枯黄、平淡的河谷灌丛、高寒草甸,长在流石坡上的点地梅、晶晶花、微孔草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特别是环绕青海湖的西北针茅、沙嵩和芨芨草,高寒草地上的紫花针茅、冷嵩、凤毛菊、冰草、铁线莲也都在春寒料峭、清冷逼人的空气中渐渐吐出了新蕊。   青海湖的春天是多雪的。  

2017-03-01 08:50:44|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的青海湖

辛 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01日   24 版)

  青海湖的春天来了。

  因为深居内陆,青海湖的春天来得晚。因为海拔高、缺氧,青海湖的春天气温低。但即使这样,当平原上的腊梅、迎春、玉兰竞相开放,青海湖沿岸看似枯黄、平淡的河谷灌丛、高寒草甸,长在流石坡上的点地梅、晶晶花、微孔草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特别是环绕青海湖的西北针茅、沙嵩和芨芨草,高寒草地上的紫花针茅、冷嵩、凤毛菊、冰草、铁线莲也都在春寒料峭、清冷逼人的空气中渐渐吐出了新蕊。

  青海湖的春天是多雪的。

  刚刚伸出黄绿色嫩芽的草叶在一场大雪后,会被积雪层层遮盖。可等到正午,太阳出来了,雪化了,植株矮小的野花又会马上露出温柔甜美的身姿,在白雪滋润过的土地上微笑。你还会惊讶地发现,雪后的草地、坡塬深褐色的地皮,连一小片叶子都来不及长大的枝干上,会冒出一朵朵蓝色、紫色、黄色的小花;一支、两支冬虫夏草,黑色的脑袋匍匐在地。第二天清晨,灰色的云沉甸甸地挂在天上,大朵大朵的雪花复又落在小草、野花和湿润的沼泽里。

  不必担心。春天的雪是有温度的,像暖洋洋的潮水,漫过大地,使青草的身子、龙胆的花叶、绿绒蒿的娇容,在阳光下重现,在不经意间,将薄雪轻轻抖落。仔细听时,还能听见飘零的种子、蛰伏在地下的根茎,发出的一声声欢笑。

  就这样,在一次次璀璨的白雪中,被草原人称作格桑的野花,被雪水滋润的草甸,终于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海湖沿岸,发出了奇香。

  此后,又一批繁衍生命的种子,继续耐心等待,一直到发芽、生长、开花、结果……

  这个季节,从冬季牧场迁徙返回的牛羊,闻到了青草的香味。

  朴实敦厚的牧羊人,按捺住心跳,在期待中,渴盼草木丰盛、鲜花怒放。

  这个季节,人们有太多的理由,幻想未来……

  这个季节,草原把阳光收进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大地回暖,春草萌动,白皑皑的山峰露出了山的原色。青海湖流域的无数条河流,在冰雪覆盖下,长长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舒活着有些僵硬的身子,开始缓缓流动。

  青海湖人,从不敢忽视那些看似不那么宽大、不那么肥硕的每一条小河。如果没有它们,青海湖也许早已变成死水,或是干涸的盐池。草原上,牧人的帐房要扎在离河不远的地方。只有面对流淌的河水,他们的心才会安定下来,他们的日子才会慢慢地过下去。

  环湖周围,与青海湖直接有关的河流很多。径直入湖,流域面积较大的是伊克乌兰河、哈尔盖河、布哈河。还有一些虽不直接入湖,却不影响与青海湖之间亲密的关系,比如希格尔曲、夏而格曲、峻河和夏日哈河,同样属于青海湖水系,同样源于四周连绵的群山,以青海湖为最后归宿,滋养着大湖,庇护着这片诱人的水域。

  青海湖的春天是多风的。

  因为风,青海湖有了特有的解冻方式,“武开”和“文开”。

  文开优雅,于夜间进行。狂风后,千里冰封的湖面,会在一夜间,默默地变成平和如镜、青蓝透绿的一湖春水;武开的前奏也是由于风。但因风力过于强大,封冻的冰层内温度突然升高,使湖面在瞬间出现炸裂、分离、漂移、撞击,咆哮如猛兽的场面,景象极为壮观。但能够欣赏到武开的场面,是需要运气的。可不管怎样,从青海湖融化的那一天起,青海湖沿岸,那些暗藏着的生命迹象,会像春潮般滚滚而来,无法阻挡。

  春天的晴空下,刚刚开化的湖水湛蓝无比,微波涟漪。远处的山峦清晰可见、连绵不绝。举目远望,环湖碧草鲜嫩欲滴,蓝色的马蔺盛开在透明的空气里。

  湖岸的人,神清气爽,头脑干净,呼吸顺畅,忘记了烦恼。

  待到一阵小雨过后,青海湖畔浅浅的山麓、相对低洼的地方,冒出了青稞葱绿的嫩苗。青稞的模样与春小麦相似,但颜色偏重,深墨绿。认真看时,才知青稞的麦芒比麦子长,略显粗糙,边缘密布纤细的小刺。肉眼看不出来,可以用手摸,青稞与麦子给人的手感不同。

  青海湖的春天真的到了。

  青海湖的春天,不像平原春水细雨中抽丝的青柳,也不像桃花般嫣红的江南少女。青海湖的春天是狂喜的诗,是阴阳之交汇,是月亮,是母亲,是叫人忘却忧伤的梦。更何况,只有青海湖的春天,才能让你亲眼目睹,海拔4000米以上的野生植物,如何在雪中复苏;让你看到,荒芜寂寥的大地,怎样在冰雪飘零中敞开胸怀,拥抱生命,感受到草原人并非单调、枯燥的生活。

  你还会发现,青海湖人不可能轻易摘取一朵小花,也不会随心所欲地捕捉每一条游动的小鱼。

  春天里,牧人们需精心伺弄刚刚降生的羔羊,修补帐篷、编制氆氇、准备嫁衣,在忙忙碌碌中迎接夏天的到来。

  高贵的天鹅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青海湖。但是,来自我国南方、东南亚的斑头雁、棕头鸥、赤麻鸭、鱼鸥、鸬鹚又日夜兼程,不辞辛苦地向青海湖飞来。

  我们无法探知鸟儿的内心。却可随意在青海湖看到,每一只展开双翅的鸟儿,满怀爱意追逐配偶、欢悦腾飞的情景,会发现即便是舞蹈、唱歌、捕食,它们的心思也全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只围着、顾着亲爱的伴侣。5、6月,雌鸟开始孵卵,鸟儿已不像初来时那般兴奋、好斗。雌鸟在窝中安心孵蛋,雄鸟在一旁精心守护,或飞来飞去地为雌鸟衔食喂饭,等待宝宝出世。

  三十多个昼夜的孵化后,幼鸟相继出窝。雪中,长着金黄绒毛、橙色嘴巴的小斑头雁正破壳而出,仰着小脑袋嗷嗷待哺。

  这就是青海湖的春天。

  白雪中看大地返绿。劲风中听湖水绽开。微波中迎来飞驰的候鸟。在这样的地方,如果是一棵小草、一朵花、一只小鸟,该有多么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