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倾听城市的声音 黄康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8日 12 版)   一个人独处时,我不由打量起湛江——这座美丽的海湾城市,聆听城市的时光声音,倾听城市拔节生长的声响。   湛江城市虽然不大,但储满了城市声音。小贩叫卖声、船夫的吆喝声、轮船的汽笛声、海鸥的鸣叫声、秧苗的拔节声等都曾伴随着城市成长,也隐藏在城市记忆深处,稍稍弄拨,便荡漾开来。   徘徊于赤坎古巷,我仿佛听到孩提时常听到“回家吃饭啦”的叫唤声。那时,孩子大多是放养的,下课铃声一响起,男孩女孩便撒腿跑出校门,找一块空地跳皮  

2017-02-18 16:41:27|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倾听城市的声音

黄康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8日   12 版)

  一个人独处时,我不由打量起湛江——这座美丽的海湾城市,聆听城市的时光声音,倾听城市拔节生长的声响。

  湛江城市虽然不大,但储满了城市声音。小贩叫卖声、船夫的吆喝声、轮船的汽笛声、海鸥的鸣叫声、秧苗的拔节声等都曾伴随着城市成长,也隐藏在城市记忆深处,稍稍弄拨,便荡漾开来。

  徘徊于赤坎古巷,我仿佛听到孩提时常听到“回家吃饭啦”的叫唤声。那时,孩子大多是放养的,下课铃声一响起,男孩女孩便撒腿跑出校门,找一块空地跳皮筋、抽陀螺、打弹珠,不亦乐乎。个别胆大的孩子还跑到郊外,奔草垛,躲墙角,捉迷藏,追逐嬉戏,不忍归去。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日落时分,大人们就会站在家门口,扯着嗓子喊孩子的小名:“某某某,回家吃饭啦!”听到甜蜜的呼唤,孩子们赶紧一溜烟似地跑回家,脚步急促而细碎,一步一步地将暮色收拢。

  尽管岁月已经远去,但那饱蘸幸福味道的温情叫唤声仍刻在古巷的记忆里。

  古巷深深深几许。站在巷与巷的拐弯处,我隐隐约约听到了老湛江独有的市声:“虾酱蟛蜞汁”“香油簸箕炊”“五香南乳花生”。

  在我的记忆深处,叫卖“五香南乳花生”的是一草帽老头。草帽老头虽然年迈,身子骨仍很硬朗,挑着一箩筐的五香南乳花生走起路来仍十分稳健。每次听见街坊呼叫,他总会用独特的“吴川普通话”应答:“呦,来喽!”

  草帽老头头发乱蓬蓬的,背有点驼。他自称有独家秘方,说自产的花生是用南乳酱水、猪骨汤汁浸泡,晾干,然后加入八角、果皮等一起煮熟,烘干,才装瓶出厂的。草帽老头究竟有没有独家秘方,街坊无从知晓,但他自产的花生确实有股浓郁的南乳味。当年,我曾花4分钱买了大半瓶南乳花生,吃进去,酥脆得连舌头都想往下吞,味道好极了!尽管草帽老头已杳如黄鹤,但我至今仍忘不了他叫卖南乳花生的神情,忘不了南乳花生香脆的味道。

  岁月流转,时光飞逝。这些最本土、最真切的记忆,曾散发着岁月芬芳、时光味道的吆喝声已随风飘远。

  城市自觉不自觉地收录这些远去的吆喝声。然而,当城市推开另一扇窗时,窗台又滋长了另一种吆喝声:“收购旧电视机旧洗衣机喽——”“收购旧电冰箱旧消毒柜喽——”这些真正来自市井的吆喝声,带着生活的韵律,带着城市的体温,厚重而悠扬。

  从我记事起,小巷的吆喝声就从未间断过。长长的小巷,弥漫着浓浓的烟火味,小生意人在走街串巷,小狗儿在打滚,翻地,咬尾巴。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加速,港城湛江又飘荡起一种新的吆喝:“收瓶加气——收瓶加气”。那时,“收瓶加气”的吆喝声常常把住宅小区叫醒。常到我们小区吆喝的是一位北方汉子。他中等个子,身板结实,肤色黝黑。他那“收瓶加气”吆喝声带着浓浓的北方口音,清脆而嘹亮。他起得早,跑得勤,曾创下一天送出三十六瓶气的纪录。他常骑一辆机动三轮车,车上放着一瓶煤气罐和一个电子秤。有时收到熟客的气瓶,也偷偷进行瓶对瓶互倒液化气。他一只手拧住瓶口,一只手晃动气瓶,“嗤嗤”的加气声飘得很远。

  城市在远去的声音中发育,也在声音的变奏中不断前行。不知从何时起,城市的上空又响起了飞机、火车、汽车的轰鸣声;挖土机、压路机、打桩机的轰隆声;商场、市场、广场的高音喇叭声。这些声音可以让人们感受到城市的生长。

  我很喜欢在雨夜静心倾听城市向上拔节的声响。在这座城市住久了,感情也自然深了。面对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我不再满足于用耳朵来聆听,更尝试着用心来倾听。我觉得,用心倾听,不仅仅是对城市的一种尊重,更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荀子·劝学》有云:“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用心方能听清心音呀!

  一个温暖的午后,我在寸金路与木棉树不期而遇。寸金路两旁的木棉树,高大挺拔,主干粗壮,树冠如盖。我伫立树下,凝望木棉树,它出奇地高大,缀在深褐色枝丫上的花蕾,红如火,艳如霞,在半空中流淌着旺盛的生命力。微风过处,木棉树盎然地盛放。仿佛“轰”的一声,木棉树就吐出了一团团木棉花。那如碗般大小的花朵,开得红红火火,开得轰轰烈烈,简直就是枝丫间喷出的火焰,如此艳射赤浆,如此热烈奔放,犹似一阙豪放的宋词, 给人们带来了一份跃动的惊喜。少顷,满街尽是一树树浓重艳红的火焰。

  带着木棉花火一样的热情,我从赤坎走向霞山。路上,一辆辆小汽车呼啸而过,车轮和地面摩擦时发出的“滋滋滋”声不绝于耳。打开车窗,大海的呼吸声、小河的淌水声、翠鸟的鸣叫声、秧苗的拔节声、船笛声飘了进来。船笛声时而激越,时而低沉,时而雄壮,凝结着历史的烟云,叙述着光阴的故事,也弥漫着时代的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