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好日子与老故事(大地漫笔)  

2017-12-25 13:32:07|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日子与老故事(大地漫笔)

王子潇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25日   24 版)

  不久前在河南中牟出差,恰好来到雁鸣湖镇的韩寨社区。这是一个崭新的社区,是当地村民们的“新家”。鳞次栉比的排排新房,现代化的生活配套设施,干净整洁的社区环境,呈现一派都市小区的时尚面貌,丝毫看不到过往脏乱的窘态。2015年,村民们搬迁、回迁到这里,享受着中牟乡村建设的丰硕果实。“感觉自己过上了城市生活。”一位当地村民笑呵呵地告诉我。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感到惊喜却不意外。如此现代气派的乡村面孔,无异于一次旧貌换新颜的“华丽转变”,谁看到都不免眼前一亮,心生惊喜。但放眼全国宜居乡村的建设浪潮,韩寨只是一个典型的缩影,在祖国的版图上涌现出更多的“韩寨”,也不稀奇,甚至是大势所趋。

  不过,在韩寨社区,有一件事还是令我颇感意外。

  村民搬入新社区,享受着“新生活”,但留存历史、记录村史的责任感并未淡去。2016年初,四十余名同志成立村志编委会,走访群众、查阅史料、实地考察,其中几位古稀之年的老人,不计年迈为村史工作无私地奔波着。历时一年多,韩寨村志编纂完成,韩寨的历史风物得以留下宝贵的文字记忆。

  改善居住条件、提高百姓收入、打造整洁村容是乡村治理的重要工作,毕竟这直接关系百姓的生活福祉,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显性”改变。而梳理一村之史、编纂一部村志,耗时耗力不说,于村民的生活也不会带来多么显著的影响,没有那么立竿见影的“效益”。与民生建设相比,这项工作往往被忽视,或者被暂时搁置。

  可事实上,村志的“隐形”价值非比寻常。如果说一个村庄犹如一首老歌,村志,则是这首老歌的曲谱词本,包含着一方水土的人文掌故与民风世情,承载着一代代村人的共同记忆,镌刻着诸多不为人知却值得铭记的历史细节。有了村志,祖辈的生活印记得以流传后世,不至漫漶无人知;后人能看到这个村落的前世今生、风土人情以及独特之处,“前有所稽,后有所鉴”,不至于让歌声在某个历史节点戛然而止。这凝结着当地百姓对祖先、对这片土地的赤诚热爱,也是留住乡愁、传承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福泽后世之意义不言而喻。

  很多作家曾向我吐露“苦恼”,深入基层体验生活,往往于一村一寨找到好线索、好内容,本想深挖历史搜寻更多素材,却发现找不到可用的村史文字,常常只能是“听说”,没有确切的佐证依据,诸多细节无法考证,只能被迫放弃。好比看见了一个很好的孩子,却发现是失忆的,殊为可惜。

  正因此,当我来到韩寨社区,看到这里的村民能够自发拥有这种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长远眼光,我的确心生惊讶,也深感敬意。用当地百姓话讲,不能过上好日子就忘记了以前的老故事。这份视野和意识值得宣扬,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守护住村庄精神的根。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