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雕龙绣凤

鹤舞楼头,瑶琴弄残仙子月;凤翔台上,紫箫吹断美人风。

 
 
 

日志

 
 
关于我

【魏纯明】字粹白,号纯子,不厌斋,白玉龙,箫声剑影,男,汉族,1965年5月生,山东惠民人,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中学一级教师,高级编辑。现任职于中国志鸿教育集团山东部。山东省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精通英语,爱好音乐、体育、美术等。有《粹白诗文集》、《梦笔生花》(中国作家出版社)、《汶川诗钞》(大众文艺出版社)等。 诗情画意春日丽,箫声剑影秋月明。心路历程,激情编年。虽然也有崎岖坎坷,几十年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只是几串脚印、数行诗文而已。这些只是新的起点,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网易考拉推荐

速度里的中国  

2017-11-01 22:17:29|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速度里的中国

胡美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01日   24 版)

  在美国读博士后的外甥突然发微信说要来看我,激动之余,有一种想象梦一般地萦绕在心头:不知外甥会怎样从大洋彼岸,远涉重洋,一步步走近我这戈壁关塞、大漠水乡。

  回国后的外甥,在香港乘船游览,在深圳、广州逛街,在上海看演唱会……一天转几个地方。与我姐姐会合后,又从武汉出发一路过西安看兵马俑,登华山看日出,奔青海湖看油菜花。五天后的晚上,在高铁站精神抖擞地站到了我的面前。

  见到姐姐和外甥,除了惊喜,心里还有些许说不出的滋味,我想起二十多年前过年回家时的情景:那时我从嘉峪关出发,在兰州火车站排大半天的队才买上去武汉的站票,雪落在脸上,冻成了冰疙瘩,等到一路挤着站着摇晃到武汉,再转公汽过黄州回罗田,已是四五天后的事情(相当于今天外甥从武汉启程,游历陕西、青海、甘肃的时间)。在风雪中扑进家门,坐在火塘边和母亲拉着家常,脚却肿得不能走路了,觉得眼前有母亲的家啊,就像远到了世界的尽头。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奔波,慢慢地回家就成了心中的隐痛,不到万不得已,不敢踏上回家的路,因为一触碰这根扯心的神经,就会带来锥心的痛。

  外甥五年前回了一趟国,问这次回来有什么不同,外甥调皮地说,不可想象,一路高铁畅通,还以为这边要坐毛驴或者骆驼呢!姐姐和外甥在嘉峪关呆了三天,逛了酒泉,坐飞机去了敦煌,在鸣沙山滑沙,在莫高窟看壁画,又折回嘉峪关看长城,第四天晚上九点多,姐姐就回到湖北罗田的家了,外甥也一路直达北京。

  在鸣沙山上的朝阳里,赤脚坐在姐姐身边,我仿佛望见青山绿水的故乡、伴着稻禾和炊烟长大的童年和影子一样跟在姐姐后面的年少时光,姐姐用母亲般的刚强和坚毅,袒护大了柔弱而不会打理生活的我……穿越时空,童年的温暖融进鸣沙山的光影里,看月牙泉蜷在沙山下安睡,看一垞垞绿色的蓬草窝在沙山顶上,遥想着沙山上长起树木的样子,心里便漾起草浪一样的涟漪。城市与乡村是如此的贴近,故乡和他乡是如此的贴近,童年的时光与现实的岁月是如此的贴近,因为姐姐就这样安静地坐在身旁,因为沙山下那棵如盖的大柳树冠给浩渺的沙山撒下云朵一样的阴凉,因为满甸风中摇曳的芦花和杂色的花儿镶嵌在沙山的边沿上,我们也坐成了沙窝里的草。

  草的安静,就是静好与天涯的相融。中国速度,缩短了野草与沙漠的距离、炊烟与城市的距离、童年与现实生活的距离。家的舒适与随意、亲切与安然,像沙粒中的花草,总在我们行走的路上摇曳绽放……

  午夜,霓虹闪烁,和姐姐、外甥坐在敦煌的夜市上,一边喝着小米粥、吃着驴肉黄面,一边听“飞天女”弹奏的琵琶曲,行走的脚步染上了氤氲的气色。

  如今,出门来回的飞机火车票、景点的门票、住宿旅馆的房间号都能在网上预订,如果觉得时间不合适,还可以随时改签。看外甥根据转乘的时间,不停地在手机上改签着机票,有一种看姐姐在菜场随意地挑选青菜一般的自由。菜市场里,买菜的市民用微信红包付卖菜农民的菜钱;在超市买完生活用品,在餐馆吃完饭,在服装店买好衣服然后打的回家,一律用手机付账走人。大漠深处人们出行的随意,与各国旅人走过长城旁的脚步、农人牵着牛儿在晨雾里走向田园的劳作合拍。

  空中、陆地的交通交汇,顺着这条贯通东西的交通长廊,作家们来了,艺术家们来了,来自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芬兰、法国、阿塞拜疆的外国乐队也来了。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游人,踏着各具风情的乐器碰撞出的旋律,顺着长城朝祁连的方向走,蓬蓬草的碎叶花在灿烂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水一样地漫过戈壁,人们心尖的温暖也在阳光中漫散开来,随风荡漾。

  夕阳中,大凉山深处的瑶族老猎人、苍山洱海脚下劳作的苗族姑娘,沿着兰渝铁路也脚踏实地地站在了雄关之上,阳光中完成与祁连山隔世般的长望……一辆接一辆的载重卡车连成跳动的弧线,向着伊斯坦布尔的方向飞驰。燃烧的晚霞深处,那座丝绸之路西端的城市,在奔走的行人心中烙下圣洁一样的光芒。

  曾经在上海世博园里游走流连,走到脚趾磨起血泡,只为看上海人那种悠闲的文化游园状态,看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跟着爵士乐队踏出有模有样的脚步,当时就想啊,西北人什么时候能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上,这样休闲地踱着步看演唱会呢!这些年来的西部人,不仅能这样在自己的家门前一场接一场地听音乐会,而且是脚踏几千年前丝路驼马穿越过的土地,头顶祁连山顶的那轮明月啊,比海上升起的那轮明月更圆。因为,它的南边是海疆无限的南国肥沃的田畴,它的北边是望不断视野的西域无际的苍茫。在长城边扯起一根开着碎花的野草,都能望见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时代的国色天香。

  暮色中,送姐姐一行去机场,驱车驶上一条绿色的树林长廊,外甥说:“这是超世界速度啊,我转遍美国有名的城市和集镇,从西到东,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树木长成的绿色隧道,应该列入环境保护工程,不能有任何的人为侵扰!”

  社会发展的目的在于让人民安居、生活美好,民生和民俗像炊烟一样自然飘浮、山泉一样清澈漫流。中国速度最终带来的就是人民生活里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就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就是“人生处处桑梓地,他乡故乡一线牵”……这,便是中国速度的最高境界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